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6月05日
結了緣份的恋人

先說他的軟吧。但凡是個男人,鏟鍁土總不是問題吧。可他在生產隊上整地時,總是鏟滿一鍁土,送到架子車上時,就剩半鍁土了。我就親見過他的軟。我上小學六年級時,他來家。進門問;“二叔,柱子今兒有事沒?”我小名叫柱子。父親問他有啥事?他說;“不忙了想讓柱子幫天忙,我想搬動一下寒窯裏的囤子,老鼠把糧倉倒的一滿不行了。”他問時,正值放暑假,父親就答應了。
給他做活,人能等到睡著了。手法慢的半天壘不好一根八九寸高的石墻。我想替他壘,讓活兒做的快些,他又不肯,隻能陪著他熬那時分。他就那麽倔的怪人。我隻得鏟一鍁泥,等半天。好容易熬到太陽落山,窯裏的光線昏暗下來時,總算能擡囤上石床了。沒成想一隻可容兩三石糧的空糧囤,他都擡不起來。我真的沒法忍受一個男人,胳膊上沒有四兩勁的柔軟。我吆喝著,讓他用上股勁。看他直起腰了,眼看囤子上了支囤石,可以宣告大功告成時,囤與墻的縫隙裏卻聽到了他的連號帶叫,喊著讓我救命。原來他的頭被夾在中間了。我是又好氣,又好笑。騰出他那腦蛋子。說:“你讓開,讓我一個人來。”我餓著肚子,三挪兩擺,把那囤子安上去了。他看著我,直說還是你能行。
活兒做完,等面下鍋的姑表姐聽到了,她趕緊做飯。本來用小半日做完的活。讓這軟軟弄得,直忙了一整天,黑似夜漆時,我們才在油燈下,吃了他家那頓飯。
說他慢吧,一點不假。因為他的軟,出民工支不了差,搞農田基建他推不了車。回隊上種地,犁不了地,下不了糞。沒轍的隊長,隻能安排他拉牛,反正有些犁田愛搗蛋的牛,總得有人拉著。他一牽上牛繩,慢的牛都睡著了。性急的扶犁人,抽上一鞭,壞事了。跑起來的牛,就踩傷了軟軟。因為拉牛,他幾次被牛踩爛了腳,隊上就得放他長假,讓他去好好養傷。
說他怪吧,有時倔的誰都無法勸說他。我當村上大隊會計時,公社分下來些救災棉布。經村上兩委會討論評定,軟軟家也有一份。是六尺紅底大花的褥面子。到布領回來了,我通知各家領東西時,別人都領了,唯他家遲遲不來人領。沒奈何,我親自送到他家的門上。他倆口兒像商量好似的,誰都不肯要那布。問原因;是因為村支書是他軟軟的哥。他們不想領那書記的情,更不想讓村裏人說,自己沾了有書記弟弟的光。我說那是國家的東西,共產黨的情,又不是書記自己的。咋說都不行,最後我隻能交到書記的手上,讓他看著去處理。
就這麽個柔弱男人,百事不成的人,卻領了份好妻命。我那姑表姐,當初是別處死活不去,軟軟這兒是尋死覓活要嫁給他。表姐一輩子,不僅沒嫌棄過他一天。甚至也沒責怪他沒本事,罵過他的軟弱無能。即便高喉嚨大嗓門的對他講話的情形都沒有。這讓村裏人都覺得奇怪,也讓我的父母深感二人是。
[ 投稿者:finely diced at 18:25 | 美容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98.13/a00159/0000553314.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98.13/archives/0000553314.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9 x 7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