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4月13日
最後壹次的記錄
看到他的妻子,笑靨如花,看到他們領證了,看到他說,執子手,與子偕老。昨天,很無理取鬧的使勁翻QQ留言板,找遍了所有的留言,只為了找到他留下的痕跡。

2012年4月21日21:28,他寫到: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圖書館。是啊,我們2012年4月21日相識,2012年4月22日相戀, 2016年11月21日無意之間看到他曬結婚證的那壹刻,才知道,我的這份愛戀終將謝幕。我默默的在朋友圈發了動態。

我說,妳做了我的逃兵,卻成為她的蓋世英雄,念舊的人不快樂,喜歡用壹生換壹句,別來無恙。魏,祝妳們幸福。

好吧,這是最後壹次,最後壹次的記錄。不是說,真的無法緬懷,不是說真的傷得撤底,只是,有的東西真的是需要儀式的,我要的儀式感。

祭奠逝去的對愛情的執著,祭奠我曾經的歇斯底裏,祭奠那些年的奮不顧身,祭奠我從頭到尾的獨角戲。

然後是2016年的這壹年來。

這壹年,思維都是混亂的,25歲,妳惶恐不安,這種心理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妳總是處於壹種惴惴不安的狀態。後來,直到妳離開西安。

妳在二月底改了名字,嘿,公布我的真實的,新的名字:楊力菡。我不知道這個名字是否會伴我壹生,但是我知道,我是帶著我的名字離開西安了。那個生活了5年的地方。離開了西安那個狹小的出租屋,離開了承載我太多青春的古城,我把所有的憧景,愛,與等待統統拋開了。

我說,漂泊的人有酒,流浪的人有歌,在路上的姑娘有人愛。這壹次,離開西安,什麼時候能榮回故裏。

後來,選擇了現在的城市,揚州。妳從來不知道,妳的人生會和揚州有所牽連。揚州的東關街成了妳心中的回民街,揚州的文昌閣成了妳心中的鐘樓,但是揚州的某壹位會成為妳心中的魏子彭嗎?

不不不,這洋不公平的,事物是不能被代替的,但是,如果,這些能沖淡我曾經的記憶,誰又不希望壹切換新呢?

朋友說妳給我的感覺是妳總是處於很矛盾的狀態,我說不是不是,怎麼可能,我到現在,思想依然很間單、很單純。我的內心,就是孩子的世界,清澈、純真。

這壹年,妳沈默了很多,妳隱忍著發生在妳周邊的壹切,妳依然是孤軍奮戰,只是妳認識了很多人,傾聽了很多故事,但是,妳卻對自己的故事緘默不語,妳依然把自己包裹的很深很深。

年初,妳問過L,妳說,我應該去揚州嗎?離開了,在西安沈澱的所有都會消失殆盡,離開,值得嗎?但是妳還是不管不顧的來了,妳探索著揚州的壹切,文藝,古樸,慢生活,安靜,懷舊。可以吃

紅棗
粥來
健脾
養胃
[ 投稿者:finely diced at 18:27 | 美容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98.13/a00159/0000550529.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98.13/archives/0000550529.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4 x 2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