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3月13日
暈黃的燈光把天和地成單調的黑與白
時光不老,歲月無恙,願新的壹年,在易逝的歲月中,清淺靜好……

時間過的好快,轉眼就初四了,假期所剩無幾。雨,卻不眠不休,浙浙瀝瀝的下了壹夜,依然沒有歇停的意思。 也真是應景,今天適逢二十四節氣之雨水。我不記得以往每年今日是否都在下雨,或是雨水這天是否下雨。此時我只記得在夢裏壹直都下著雨,在雨裏,我深壹腳淺壹腳的跋涉,去打開壹扇又壹扇窗口,還是沒有見到我想見到的身影,途徑了壹些艱難,困頓之余還收納了壹些亂七八糟甚至莫名其妙的東西……

我知道,如果沒有例外的話,我是不肯相信占蔔的。但是在經歷了壹些事情後,我老是覺得自己能看清楚自己內心深處的那些脆弱和無奈。

我看見,影子從我的身體裏逃出,並走失在清晨的雨幕裏……我甚至不能發出聲音來。我,不知道她有怎樣的命運?或是平庸,或是失敗我不得而知。 但我又好似看到了壹個另類的自己,壹個輕松自由的自己…… 我想,那壹刻我應該是歡喜的。因為透過光與影,我似乎能看穿她的愛戀或是癡纏,還會看到她的衰老:發如霜染,滿臉褶子,雖不可逆轉卻依然嫣笑如花……

但我確實看到了鏡子中有壹張的陌生的臉孔。那臉孔冰冷沒有表情沒有溫度,看到並觸摸到她的寒,我只能狠狠地掐滅身體內橫沖直撞的欲望,頭也不回壹直往前走。我想,可能是不管前方是坦途還是波瀾或是黑暗,我也不可能回頭了。我壹邊行走壹邊治療敷衍的傷痛;壹邊行走壹邊把浮躁和驕傲倔強扔進雪雨中,來成全某種畸形的審美!

我看到十八尊羅漢沐在零下十壹二度的空氣中瑟瑟發抖,卻根本就無法保佑我或是剔除我體內的寒……

我看到那偷歡的女人,嫣紅的臉頰映紅了曖昧的傘。那紅,在茫茫雪海中是那樣的刺目,驕傲,放縱……

當雪快要沒過膝蓋時可以吃

紅棗
粥來
健脾
養胃,暈黃的燈光把天和地成單調的黑與白。夜,濃成潑墨的山水畫壹樣,被五彩的霓虹點亮,露出壹些斑駁的痕跡,天空被撕開壹些縫隙,讓人不禁發出些許的希噓。在我眼裏,那縫隙和痕跡,應該是我看到的最好的留白。生發出新的希望。讓我知道,在新的壹年裏,要關心自己該關心的人,做該做的事,偷該偷的懶……只有這樣,每壹天才能過得充實。

此刻,風不止,心裏無它,任雪花紛飛鋪天蓋地載滿歸途。惟願時光永不老去,歲月無恙;放,身心與清淺的歲月中,靜默安好……
[ 投稿者:finely diced at 19:31 | 美容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98.13/a00159/0000548760.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98.13/archives/0000548760.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1 x 9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