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7年09月28日
空院上植有一棵梨樹

至今約莫三十個年頭。萬不是那聲名顯赫的名品,結的是青皮小個的酸梨。這梨即使熟透到掉落都難得有一絲絲的甜蜜,恰如這人生百味,甘之如飴是只應天上有的美好期盼。猶記年幼時候,每至初春,那皚皚白雪還沒有全部退去,滿樹的花蕾迎著乍暖還寒的風便竄出頭來,約莫兩三個星期,滿樹梨花放,伴著那春陽和煦,梨樹便時常沒來由的飛花飄絮,如那仙女翩翩起舞的霓裳,美的張揚而放肆。

待過兩個月滿樹都是那酸酸的青皮梨,父親知我喜愛上樹摘梨,時常憂心我的安危,便自製了一個專用的摘梨小網,放於瓦簷之下。即使小網上面佈滿塵埃,我也難得去用它,我就喜歡攀樹而上,腳下感受著樹枝有節奏的顫動。一手抓著樹枝,一手摘得那繁葉不能遮擋的向陽方向的果子。因為向陽的那一面有一塊紅彤彤的皮,那是我認為勇敢者的勳章。

母親和奶奶站在樹下,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擔憂,仰頭看著我不斷叮嚀:“小心、小心……”此起彼伏。可又害怕聲大嚇著我,所以兩個平時坦誠乾淨的農村婦人斂起了嗓門兒,有了難得一見的溫柔。上了高中、大學,乃至參加工作以後,一晃便快三十了,時常感慨時光易逝。十多年除了春節,平日回老家的次數屈指可數。出入社會,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都說深夜不曾流淚的人便不會成長,可我卻從來未因為壓力淚流滿面,因為想到那滿滿梨花放,想到爸爸的無聲的關懷,媽媽仰望的叮嚀,我便情不自禁的笑了,生活似無苦難艱辛。

然平地驚雷,今年四月母親身體不適,查出了癌症。給我的打擊是致命的,這些年母親寬容父親的脾氣,包容我的個性,受了很多委屈。父母一直在異地打工,相濡以沫。母親倒了,這家便如一屋之椽攔腰而折,傾刻便會轟然倒塌。

在漫長的四個月化療期間,母親無比堅韌,眼見著一天天好轉了,父親聽聞一個風水朋友告誡,門前不能種梨樹,寓意不好,會招來諸多不順,便提刀把梨樹砍了。前幾日回了趟老家,一路小跑著,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一件事讓我如此滿心企盼。剛到小院,卻不見那棵梨樹了,心中驟然一驚,一股莫名其妙的悲愴油然而生。奶奶說這梨樹的一枝分枝,去年都枯萎了,活著的另一只這幾年也越來越不結果子了,砍不砍這棵樹也沒有多少年的活頭了。
[ 投稿者:dianshyde at 13:23 | 味道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8月07日
自在的隨風飄拂著
幸福,猶如清晨那第一縷陽光,溫暖和煦;幸福,猶如那雨後清新的空氣,格外甜潤;幸福,猶如那湛藍天空的一片雲,幸福,就是如此簡單。當你渴的時候,有水喝;當你餓的時候,有飯吃;當你困的時候,有覺睡。幸福,就是當下的感覺。幸福,無時無刻不在跟隨著你我,就看你是否有那顆善感的心,當你感受到了,就是幸福普通話水平試

幸福,是當你清晨醒來聞到的早餐香,你在甜美的睡夢中醒來,在早餐的香味中醒來應該是最幸福不過的事了。你起身,走進廚房,眼前出現一熟悉高大的背影,他正在廚房忙碌,做著你愛吃的早餐。此刻,香氣四溢,彌漫在廚房,那一刻,空氣中應該也是甜甜的幸福的味道吧!陽光傾灑廚房,你的愛人正默默的為你做著早餐,他小心翼翼的做著,就怕驚醒你那甜美的夢。“你醒啦?”他一回頭,發現你已站在廚房門口正安靜的望著他,暖暖的問道。“嗯!”你應了聲。總覺得,這一刻,是最幸福的時刻,因為,這幅畫面裏有他愛你的身影。原來,幸福,就該是這樣的畫面,陽光的溫暖、食物的香味、還有他的動人身影。幸福的味道,就是愛人精心為你準備的一頓早餐,無論食物的味道如何,只要是他精心為你做的,就該是幸福的味道了將軍澳普通話

很甜美,也很溫暖。它體現在每一個充滿愛的細節裏。幸福和愛應該是最好的夥伴了。在愛的細節裏,總能讓你感受到幸福!在幸福的時刻,亦能讓你感受到這背後深深的愛!每次,當我要加班的時候,哪怕打電話回家讓爸媽先吃飯,不用等我。但是,每次加班回家,總能在樓下望見家裏窗戶處亮著的一盞燈。幸福的味道,此刻就是這留著的一盞燈啊!那溫暖的燈光使我感到幸福。回到家,見爸媽還在等著我一起吃飯,那一刻,真的是好心酸。爸媽不餓嗎?不會,爸媽就是喜歡等我一起吃才安心。原來,幸福的味道就是這樣的,它是由親人的愛填滿的,甜甜的、暖暖的,讓你感到幸福無比!

幸福的味道,如此溫暖,如此甜美,它始終伴隨著你。幸福的味道,就在那麼一瞬間,就看你能否感受。幸福的味道,是需要用心去感受的,它就在每一個充滿愛的細節裏。幸福的味道,只有善感的人才會懂得。幸福的味道該是甜甜的、暖暖的,有時會有點酸酸的,又讓人無比感動的那些瞬間。
[ 投稿者:dianshyde at 12:02 | 味道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