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6年01月28日
冬日裡,那一抹養眼的綠
1040



冬日裡,當幾陣風雪飛舞之後,自然界便呈現出一幅千里凋零,萬籟蕭瑟的敗落痛症治療景象。但江
南的徽州卻在那肅殺的節令裡為我們演繹出一番截然相反的綠意蔥蘢之境。

2014 年11月的一天,我們有幸驢行到績溪的茶源、外洪,翻山至歙縣的下培頭、竦坑,再
走竦嶺古道至績溪胡適故居地上莊。

一路上,徽州人著實為我們演繹出一種人與自然的和諧美。你看那不下千米的高山緩坡上遍
地的梯形茶園,滿山滿凹的竹海,一年四季就那麼鬱鬱蔥蔥。茶園、竹林間三三兩兩詩琳美容的土樓
房舍,雞犬之聲相聞,但卻隔山隔凹,道路難通。

當我們迎著寒冬的朔風,走在這山巒脊背上,我們被那蒼翠的綠深深感染者,打動著、興奮
著。

這裡的綠宏闊如海,漫山遍野,從山頂到山腳,從山脊到山凹,蒼鬱蔥蘢,滿目皆是,在冬
日的暖陽裡、霧黛裡,迷你的眼,養你的神,叫你為之震撼,為之傾倒……

這裡的綠濃翠欲滴。無論是竹,還是茶,即使在冬天,都綠的既濃且豔。你看那竹林,被厚
厚的綠褐色顯得有些老辣的葉子籠罩著,遠遠望去給人一種綠而生煙的感覺;而那漫山遍野
的茶,不僅綠的厚,而且綠的濃,你看那一樹樹的葉子,肉奶奶、厚嘟嘟的,那綠意更是油
汪汪,翠滋滋瑪姬美容 去印的,像似要從葉子上滴下來,流了去,聚成海,匯成洋一般……

這裡的綠整齊而勻稱,你看那一壟壟、一榻榻、一梯梯、一當當,像是被畫家描畫著似的,
又像是經工匠剪裁過一般——似漣漪,如流線,比雲梯,像螺旋……

綠是溫馨的。一年四季,江南的茶山都是給人一種綠的欣欣然的感覺。春天,茶山的綠給人
一種盎然的魅力;夏天裡,賜予人一絲清潤的涼意;秋天,在那一片落葉蕭蕭的肅殺裡,她
卻巋然自恃,帶給你一片生命的生機;冬日,在那寒風凜冽中,茶山那一片可人的綠,帶給
你的必定是一種溫馨和暖意。

綠是樸素而香鬱的。茶山的綠就是那麼一種平平常常的美,她從始至終都甘做襯品,既不跟
春花爭豔,亦不跟紅葉共舞。她的樸素是與生俱來的,從春到冬都是那麼一種顏色,既不願
因人們的喜好變化而更換顏色,也不因季節的要求而改變自己。因此,有人說她怎麼也改變
不了那從骨子裡透出的土氣。但正是這股子土氣,散發著自然的醇香,保存著原生態的本味
,更堅守著鄉土的根脈……

綠是頑強的。江南的綠,雖無鋼筋鐵骨,也無護身法衣。但無論是寒風肅殺、冰雪欺淩,抑
或酷暑風暴,雷霆萬鈞,江南的綠都是那麼寧折不屈,雖弱尤剛,給人一種剛柔兼濟的魅力
感……

綠是堅貞的。綠是與山相生相伴的。江南的山與江南的茶、竹之綠是永遠也分不開的,山養
育著綠,綠依託著山,打扮妝點著山;綠若離了山就失去了根,就沒有了本味,結果要麼枯
落,要麼變異成別的物種;山若失去了綠,也就失去了生命,沒有了活力,結果必演繹成自
然的災難。因此江南的綠與江南的山就是那麼不即不離,不厭不棄,相生相榮,共苦共難…


這江南茶山的綠不就是徽州人的品格麼?!
[ 投稿者:love1994 at 11:22 | おもちゃ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88.28/a00479/0000493027.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88.28/archives/0000493027.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7 x 1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