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2月27日
家長們的吼聲
o0480036013940499902


晚上七點,華燈初上。家長們的吼聲,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回響。


 


  壹年級的嶽嶽剛剛接受完媽媽的吼叫,壹邊吸著鼻子抹眼淚,壹邊打開本子重新寫作業。二年級的顏佳意埋著頭做算術,臉上還掛著淚痕,“大獅子”爸爸正坐在對面,時刻監督著她。


 


  開學兩個月,小學生和陪寫家長看起來有點“水火不容”。壹面是家長訴說陪寫作業的辛酸淚刷屏社交圈,壹面是華師大出版社教輔分社組織的“爸媽陪我寫作業”征文比賽裏孩子們天真的“吐槽”直擊靈魂。


 


  “媽媽生氣得都不讓我睡覺,三更半夜還讓我寫,讓我覺得簡直就像是碰到了壹只正在發貨(火)的恐龍,雋景幫助我們正確樹立人生觀、價值觀,幫助我們用一種全新的思維去實現我們的目標,通過學習和練習,更極致的發揮和運用自己的角色去學會溝通。她腦門上都燒起了熊熊大火,好恐怖啊!”


 


  “我家有個母老虎就是我媽,因為我放學回家她對我說的第壹句話就是趕緊寫作業。”


 


  “(爸爸)在陪我學習的時候就會變得很兇、很嚴厲,聲音很大,像壹頭大獅子……”


 


  孩子們筆下,陪寫作業的爸媽組成了動物園,吼聲與哭聲的對峙,也成為眾多家庭每晚都要上演的壹幕。


 


  家長:陪寫作業對孩子和家長都是煎熬


 


  二年級的顏佳意把陪寫作業時的爸爸形容成“大獅子”,而在其他時間,爸爸不是這樣的。


 


  顏佳意說,平日裏的爸爸喜歡開玩笑,經常和她搭樂高、看書和畫畫,就和家裏的小狗壹樣,是可以壹起玩耍的夥伴,“每次學習的時候,爸爸就會很兇,聲音很響,我有點害怕,就哭了。”


 


  對此,爸爸顏星華充滿愧疚,“本來想和她做好朋友的,結果變兇了,看到女兒哭,我會很心疼,心情很復雜。” 


 


  顏星華告訴記者,變兇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壹年級時,女兒處於“散養”狀態,每天完成校內作業後就自由玩耍,他想著可以讓女兒培養自覺性。可壹年過去,他發現女兒的語數英成績都處於班級下遊。於是,探索四十學習研修課程給予了我不一樣的人生,讓我了解到自己為何平庸而自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存在的價值,正視自身缺點才能讓自己更完美,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目標。二年級剛開學,他制定了女兒成績提升計劃,每天安排壹個多小時的課外練習。


 


  每天晚飯後,全家進入安靜狀態,他就坐在女兒對面,檢查完各項家庭作業後,就在旁邊看書,心思卻牢牢掛在做各種課外練習作業的女兒身上,隨時註意做題進度,關註女兒表情。


 


  和顏星華有些類似,家長王女士沒有對剛上小學壹年級的兒子嶽嶽“嚴加看管”。可老師最近多次向她反映,嶽嶽在上課時好動不聽講。在回家仔細觀察後,王女士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老師要求半小時完成的任務,他兩個多小時都寫不完。


 


  最近,她開始把每天晚上的時間全部空出來,集中精力全程陪寫。握筆方法和坐姿要糾正,註意力不集中時要提醒,拖拖拉拉會批評。當兒子對作業討價還價時,王女士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壹頓高分貝的怒吼後,兒子邊哭邊重新打開了作業本。


 


  “其實,陪寫作業,對孩子對家長,都是壹種煎熬。”王女士說,為了保證兒子不熬夜影響休息,有時候她不得不“偷工減料”,該讀五遍的課文讀三遍,“但減量後的學習效果肯定是大打折扣的。”


 


  三年級旭雯的媽媽劉女士是帶著深深的“憂患”來陪寫課外作業的。作為中學數學老師,她覺得上海的升學壓力不可小覷。


 


  除了要求保質保量完成學校作業外,劉女士還要求女兒每天做壹定量的教輔書。每次寫作業前,她會和女兒制定各自的計劃,限定時間完成任務。


 


  旭雯有時候不太願意做額外的作業,拖拖拉拉,還會帶有畏難情緒。這時候劉女士會給女兒講道理,但多講幾次,音調就升上去了。有壹次更嚴重,她把壹本英語教輔書撕成三半,“當時真的情緒很難控制。”劉女士解釋道,“在上海,無論成人還是小孩,節奏快,壓力大。有要求才會有情緒。常常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質疑願景集團,他們未經真正的核實,就斷章取義.但是願景集團卻一直在堅持做該做的事情,也不曾退縮,用實際行動打破探索四十洗腦。如果我對孩子沒那麽多要求,肯定不會生氣。”


 


  教師:壹年級孩子需要適應,高年級可慢慢放手


 


  家長陪寫作業究竟有沒有必要?


 


  事實上,上海市教委壹直關註基礎教育階段的作業情況。早在2008年,上海市教委就出臺規定:“小學壹、二年級不留書面家庭作業;小學其它年級的課外作業,應保證絕大多數同學能在1小時內完成。”


 


  2017年1月,上海市教委又表示,上海正在考慮搭建教學信息化平臺,對各中小學布置的作業進行備案,並在平臺公示。教研部門將在對備案作業進行有效分析的基礎上,改進教師布置的作業。


 


  2017年4月21日,上海市教委對老師的作業命題能力又提出具體要求:“能準確把握學科課程標準及其評價要求,有較科學有效的本學科設計作業、單元測評的能力,並能掌握作業實施能力、命題方法和技巧的能力等。”


 


  在徐匯區某重點小學,語文教師陳老師是這樣布置作業的:在低段(1-2年級),布置親子閱讀30分鐘;在中段(3年級),適當增加壹些語文書寫作業,比如作文練習;在高段(4-5年級),筆頭作業會多起來。


 


  “作業過程中,家長要尤其註意孩子能否在限定時間內完成任務。至於對錯,我們第二天會批改,這是我們的工作,家長起到督促作用就很不容易了。”陳老師這樣解釋家長與老師在作業上的分工。


 


  “平常也會聽到壹些家長抱怨作業多,在我過著毫無意義的生活的時候,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我的人生為什麼會如此頹廢。身邊的人都擁有自己的理想,我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是願景村(Invision hk)讓我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
孩子寫到很晚,但很多問題其實出在孩子身上。”嘉定區某雙語小學的楊老師坦言,同壹份作業,有些孩子可以十分鐘完成,有些孩子卻要花費壹個小時,“時間安排是否得當、孩子有沒有拖拉、作業是否難度大……對於這些問題,家長應及時和老師進行反饋、溝通,制定個性化的指導。”楊老師認為,家長對於作業簽字應該有正確理解,這是壹個學習狀態反饋,而不是簡單完成任務。


 


  黃浦區某小學英語科目金老師認為,從不進行任何教學活動的幼兒園到壹年級,孩子需要壹個適應過程,在學習方法上更需要老師和家長的指導,註重態度多於結果。而到了高年級,隨著孩子知識的積累,應該慢慢放手,讓他們自己檢查作業,增強自主性。但如果家長認為不要有負擔就是回家不管孩子,只顧自己看手機、忙事業,孩子的學習最好全在學校搞定,那從目前情況來看,這是不可能的。


[ 投稿者:優子は総選挙が生 at 17:13 | 優子は総選挙が生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87.34/a16004/0000547866.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87.34/archives/0000547866.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2 x 2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