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9年01月16日
人,要努力成為自己的樣子
  你或許不善於表達情感和情緒;你或許不能完全接納自己的身體和容貌;你或許還在為選擇結婚對象而煩惱;你或許不太喜歡當前的工作……我們很多時候,痛苦的不是失去什麼,也不是得到什麼,而是不知道什麼!不知道自己的樣子,在自身發展的路途中迷失,難以抉擇!但人終究還是逃不了時間的逼供,你必須要努力成為自己的樣子!

  自己的樣子?當我們照著鏡子,用手撫摸著臉頰,撥攏著頭髮的時候,鏡子裏的那個人是你的樣子嗎?我說是但又不是!這裏所指的自己的樣子不僅僅是我們表面看到的形象,更是我們自身發展的狀態。人,要努力成為自己的樣子,就是在自我發展中選擇一種合適、符合自身發展的,讓自己的生命充滿意義的行為方式和價值觀念來指導生活、發展自己。

  價值認知決定人的奮鬥方向

  從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起,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念就漸漸發生了變化。隨著國門的大開,先進前衛和萎靡消沉的價值觀都走入國人的生活中。不管是新鮮也好,尋求真理也罷。從那個年代開始,人們形成了各種各樣的價值觀念,而社會乃至世界都呈現在一個多元價值觀裏面。一個最為典型的例子就是從那時起,我們用80後、90後等來區分種種人群。人們說80後是一群有個性的人;90後是一群非主流的人;00後是一群傲嬌的人。所有的特徵描述其實都是反應這些人的價值觀念和認知,他們選擇一種怎樣的生活方式和對待人生的態度!

  然而,個性也好,非主流也好,甚至是那傲嬌。如果這些不能帶來讓自己生活的更有意義,讓自身得以發展,那麼這樣的價值觀念也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現在我們接觸到的價值理念實在太多,我們無法準確地分清,哪些價值觀念才是合適自己的,指導自己的,我們總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是有時候喜歡的不一定能讓自己生活的更好!難道不是嗎?

  價值認知決定一個人奮鬥方向,在人的一生中我們都會面臨許許多多的抉擇,而往往指導人做出選擇就是人自身形成的價值觀。說起價值觀,很多人都會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甚至會嘲笑。因為在大家看來,價值觀就是書本上那些老生常談的大道理,而且很多人都有著所謂的“個性”,會說“我的價值觀我說了算”!你知道的是“價值觀”這三個字,而你不知道的是價值觀遠遠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根據國際上心理學家的多年研究,將世界各國人的價值觀進行分析後,結合人類自身發展任務,對價值觀進行了一次清理,總結出了20種有利於一般人所追求的人生價值觀。所以,價值觀的認知對一個人的自身發展至關重要的!
[ 投稿者:koejidln at 22:01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9年01月12日
讓夢想照亮人生路
  一個女孩,19歲的時候,曾經和兩個讀研究生的師兄去敦煌。

  一天,女孩突發奇想,一個人想進沙漠看看那些奇麗風景。兩個師兄多次嚇唬她,不許她進沙漠。她借了一個大手電筒,給倆師兄留了一張紙條,說:“我去沙漠了,我帶手電筒了,你們別擔心痔瘡手術住院。”

  一路上,陽光灑進沙漠,滿世界金燦燦的,線條那麼柔和而優美。可突然間天就黑了,氣溫驟降,寒氣襲人。女孩用小刀刨、用手扒駱駝刺,扒得十指鮮血淋淋,才扒出一小堆;她又在沙子裏扒了一個小坑,用毛巾做引子,終於點著了火。很冷很冷的天,她孤獨又饑餓,就這樣一個人在這裏一直等到淩晨提拉

  那兩個師兄找到了她,痛斥了她一頓,說你帶手電筒了,手電筒有用嗎?你知道沙丘會平移嗎?你知道沙漠會有狼嗎?你知道沙漠裏夜晚的溫度比白天下降幾十攝氏度嗎?你憑著一個手電筒就敢來沙漠啊芭提雅樓盤

  女孩想說,這些我真的不知道,但獨闖沙漠,那是我的一個夢想。

  後來女孩研究生畢業,下放到一個叫柳村的地方待了兩年。那兩年她情緒很沮喪,那個地方,連看看書都沒有一點可能了。她情緒最沮喪的時候,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個師兄給她來的一封信,沒有開頭和結尾,正中寫著一行字——“我什麼都不怕,我帶手電筒了”。那一刻,五六年前的時光突然向她湧來。她開始明白她進沙漠的夜晚,帶的手電筒是唯一沒有用的道具,但是那個手電筒是用來照亮夢想的。它鼓勵你為了心願,以一種青春的勇氣去闖蕩那樣一個孤獨的地方,儘管有危險!

  於是,女孩懂得,為什麼會沮喪呢?是害怕經驗和未知的坎坷,而未來的夢想是生命的保鮮劑,就像手電筒光一樣,在心裏也是一種能量,鼓舞你一步步向前走。

  那個女孩就是於丹。

  真的,人生不能沒有夢想,沒有夢想的生命是死寂和黑暗的沙漠。懷揣夢想,勇敢地實現夢想,讓夢想照亮人生之路,去開拓陽光燦爛、鳥語花香的綠洲,人生便異彩紛呈而了無遺憾。
[ 投稿者:koejidln at 00:19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8年12月26日
貧困從來不是一種不幸
  前幾天有個姑娘給我發豆郵,內容有點沉重,大意就是說農村長大的她從小都過地很辛苦,大學畢業之後留在了北京,原本以為生活要開始輕鬆一些,可剛工作工資並不高,補貼完家用之後仍然寒酸拮据,辛苦和繁瑣也讓工作的樂趣慢慢流逝。獨自掙扎的孤獨和不如意交織在一起,讓她時常感覺灰暗。

  我不知該如何回復,但想給你講講家寧的故事。

  家寧是我的一個姐姐,在一個年人均收入大約只有一千元的村子長大。她還有個年齡只差四歲的弟弟,大概估計一下兩個人的學費,就知道那點微薄的收入,支撐兩個孩子讀完大學有多難。

  學校的教育環境更是惡劣,家寧從小學高年級開始住校,一間平房幾張大通鋪擠一個學校的女孩子,冬天沒有任何取暖設備,所有小孩的手指都生著觸目驚心的凍瘡。因為濃厚的重男輕女思想,從初中開始,班裏就陸陸續續地有女孩子或主動或被迫輟學,九年義務教育的規定形同虛設。

  如此一來,家寧成為了村子裏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女孩。

  家寧說,一路走來她心底只有感激,全是感激。因為相比於和她同齡的喜歡讀書卻被迫輟學、辛苦外出打工、不到二十歲便草草嫁人的女孩子,她深覺自己無比幸運。不是沒有人勸她父母讓她輟學,“好省點錢供她弟弟讀書”,但他們仍然砸鍋賣鐵,將她送到了大學,這其中也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望女成鳳的思想,在支撐著他們,你若問她媽媽,她只會略帶不好意思地說:“她喜歡上學啊,就讓她上吧。”

  家寧學建築,畢業之後,找到的工作是一家剛剛起步的設計院。前六個月月薪只有700元,還天天加班。我們都為她感覺委屈,但家寧覺得這地方不錯,因為人少,大事小事都由她經手,雖然一開始待遇差,但喜歡的工作環境和很多的鍛煉機會才是誘人的。

  我不知道那段時間,她辦公室的燈光每晚亮到幾點,她才疲憊離開,也不知道她工作之餘,如何擠出時間去考建造師的職稱,只知道從月薪700到7000,她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閱歷漸長,正當盛時,七八年間人來人往,很多朋友也勸她跳槽,可她覺得這公司於她有一點知遇之恩在裏面,所以仍然留在那裏。她的老闆,是個比我媽媽還大一點的女人,因為家寧在她創業之初風雨陪伴的辛苦,待她堪比親生女兒。
[ 投稿者:koejidln at 14:03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貧困從來不是一種不幸
  前幾天有個姑娘給我發豆郵,內容有點沉重,大意就是說農村長大的她從小都過地很辛苦,大學畢業之後留在了北京,原本以為生活要開始輕鬆一些,可剛工作工資並不高,補貼完家用之後仍然寒酸拮据,辛苦和繁瑣也讓工作的樂趣慢慢流逝。獨自掙扎的孤獨和不如意交織在一起,讓她時常感覺灰暗皮秒雷射

  我不知該如何回復,但想給你講講家寧的故事。

  家寧是我的一個姐姐,在一個年人均收入大約只有一千元的村子長大。她還有個年齡只差四歲的弟弟,大概估計一下兩個人的學費,就知道那點微薄的收入,支撐兩個孩子讀完大學有多難。

  學校的教育環境更是惡劣,家寧從小學高年級開始住校,一間平房幾張大通鋪擠一個學校的女孩子,冬天沒有任何取暖設備,所有小孩的手指都生著觸目驚心的凍瘡。因為濃厚的重男輕女思想,從初中開始,班裏就陸陸續續地有女孩子或主動或被迫輟學,九年義務教育的規定形同虛設laser脫疣

  如此一來,家寧成為了村子裏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女孩。

  家寧說,一路走來她心底只有感激,全是感激。因為相比於和她同齡的喜歡讀書卻被迫輟學、辛苦外出打工、不到二十歲便草草嫁人的女孩子,她深覺自己無比幸運。不是沒有人勸她父母讓她輟學,“好省點錢供她弟弟讀書”,但他們仍然砸鍋賣鐵,將她送到了大學,這其中也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望女成鳳的思想,在支撐著他們,你若問她媽媽,她只會略帶不好意思地說:“她喜歡上學啊,就讓她上吧痔瘡解決。”

  家寧學建築,畢業之後,找到的工作是一家剛剛起步的設計院。前六個月月薪只有700元,還天天加班。我們都為她感覺委屈,但家寧覺得這地方不錯,因為人少,大事小事都由她經手,雖然一開始待遇差,但喜歡的工作環境和很多的鍛煉機會才是誘人的。

  我不知道那段時間,她辦公室的燈光每晚亮到幾點,她才疲憊離開,也不知道她工作之餘,如何擠出時間去考建造師的職稱,只知道從月薪700到7000,她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閱歷漸長,正當盛時,七八年間人來人往,很多朋友也勸她跳槽,可她覺得這公司於她有一點知遇之恩在裏面,所以仍然留在那裏。她的老闆,是個比我媽媽還大一點的女人,因為家寧在她創業之初風雨陪伴的辛苦,待她堪比親生女兒。
[ 投稿者:koejidln at 14:03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貧困從來不是一種不幸
  前幾天有個姑娘給我發豆郵,內容有點沉重,大意就是說農村長大的她從小都過地很辛苦,大學畢業之後留在了北京,原本以為生活要開始輕鬆一些,可剛工作工資並不高,補貼完家用之後仍然寒酸拮据,辛苦和繁瑣也讓工作的樂趣慢慢流逝。獨自掙扎的孤獨和不如意交織在一起,讓她時常感覺灰暗按摩抱枕

  我不知該如何回復,但想給你講講家寧的故事。

  家寧是我的一個姐姐,在一個年人均收入大約只有一千元的村子長大。她還有個年齡只差四歲的弟弟,大概估計一下兩個人的學費,就知道那點微薄的收入,支撐兩個孩子讀完大學有多難。

  學校的教育環境更是惡劣,家寧從小學高年級開始住校,一間平房幾張大通鋪擠一個學校的女孩子,冬天沒有任何取暖設備,所有小孩的手指都生著觸目驚心的凍瘡。因為濃厚的重男輕女思想,從初中開始,班裏就陸陸續續地有女孩子或主動或被迫輟學,九年義務教育的規定形同虛設痔瘡 血

  如此一來,家寧成為了村子裏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女孩。

  家寧說,一路走來她心底只有感激,全是感激。因為相比於和她同齡的喜歡讀書卻被迫輟學、辛苦外出打工、不到二十歲便草草嫁人的女孩子,她深覺自己無比幸運。不是沒有人勸她父母讓她輟學,“好省點錢供她弟弟讀書”,但他們仍然砸鍋賣鐵,將她送到了大學,這其中也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望女成鳳的思想,在支撐著他們,你若問她媽媽,她只會略帶不好意思地說:“她喜歡上學啊,就讓她上吧雅培加營素。”

  家寧學建築,畢業之後,找到的工作是一家剛剛起步的設計院。前六個月月薪只有700元,還天天加班。我們都為她感覺委屈,但家寧覺得這地方不錯,因為人少,大事小事都由她經手,雖然一開始待遇差,但喜歡的工作環境和很多的鍛煉機會才是誘人的。

  我不知道那段時間,她辦公室的燈光每晚亮到幾點,她才疲憊離開,也不知道她工作之餘,如何擠出時間去考建造師的職稱,只知道從月薪700到7000,她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閱歷漸長,正當盛時,七八年間人來人往,很多朋友也勸她跳槽,可她覺得這公司於她有一點知遇之恩在裏面,所以仍然留在那裏。她的老闆,是個比我媽媽還大一點的女人,因為家寧在她創業之初風雨陪伴的辛苦,待她堪比親生女兒。
[ 投稿者:koejidln at 14:03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8年12月17日
不理智舉動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從香港無線藝員訓練班畢業後,周星馳並沒有得到機會立刻從事自己摯愛的表演,而是被安排接棒好友梁朝偉,做了兒童娛樂節目“四三零穿梭機”的主持人,播出時間是下午4點半的冷門時段。周星馳在這裏一待就是整整六年。對於一名立志成為偉大演員的年輕人來說,這無疑是痛苦的。

  在此期間,周星馳看著梁朝偉接拍電視劇、電影,很快大紅大紫,自己卻做著並不喜歡的兒童節目主持人,無人喝彩不說,還要忍受別人的漠視、歧視。有位影壇大哥當眾說他“活得像狗一樣”,一位娛樂圈大姐大說他“你永遠紅不了”,一位好友說他“整天做白日夢,幻想成為大明星”。更讓人難堪的是,有一家報紙發表評論說,周星馳只適合做兒童節目主持人,不適合做演員。

  面對諸般羞辱,周星馳沒有自暴自棄,而是認認真真地把那張報紙上的報導剪下來,貼在自己的床頭牆上,以此來激勵自己,併發誓開創一番大事業。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靠著“無厘頭”的表演方式,周星馳成為擁有粉絲無數的喜劇大師。

  無獨有偶,足壇萬人迷貝克漢姆也曾有過類似的遭遇。1998年法國世界盃上,貝克漢姆因踢人被紅牌罰下,導致英格蘭隊以10人對11人,最終在點球大戰中負於阿根廷,被淘汰出局,就此止步世界杯的16強。出現這樣的結果,小貝自然難辭其咎,他也為自己的不理智舉動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一夜之間,貝克漢姆由天之驕子變成英格蘭全民公敵,遭受千夫所指,曾經最愛小貝的家鄉的球迷,在球場用憤怒的眼神瞪著他。為了讓自己知恥而奮進,小貝把“球迷的憤怒”這張照片放大後,一直懸掛在家裏客廳的牆上,提醒自己永遠不要忘記失敗的痛苦。

  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恥辱感,是我們扞衛自尊的基礎與追求自強的動力。在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難免會遭遇到冷眼、非議與侮辱。面對屈辱,有的人麻木不仁、渾然不放在心上,猶如風過水波無痕;有的人仿佛遭遇毀滅性的打擊,不堪承受重壓,就此沉淪;有的人,比如周星馳和貝克漢姆,卻將屈辱掛在牆上,當做向上的動力,激勵自己永不停止前進的腳步。

  沒有人知道,在成功者功成名就的背後,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辛酸與委屈。但我相信,總有一些人,能夠正視他人所給予的屈辱,知恥而後勇,把屈辱掛在牆上,當做引爆自己小宇宙的那根火柴。而這樣的人,必定能把成功果實牢牢攥在手中。
[ 投稿者:koejidln at 14:22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8年12月08日
人生最大的遺憾是:他和別人一起完成了你的夢想
  “他前兩天通過彩信給我發了兩張照片冷凍溶脂效果。”

  小洛坐在咖啡館的沙發上,半個身子都快要陷到一旁的陰影裏,昏黃的燈光照在她一半的臉上,有種若有若無的落寞濕疹預防

  “哦,發了什麼?”小洛的話激起了我的興趣,我趕緊坐直身子,翹首期待她能講出點讓我覺得新鮮的八卦來。

  小洛跟他的前任分手已經有兩年多了,鮮有聯繫,倒是那個男的逢年過節會發些祝福短信給她,不過小洛從來沒有回過。如今,男方已婚,小洛覺得就更沒有聯繫的必要了。

  我一直覺得小洛在對待前任的態度上早已心如止水,沒想到這回兩張照片倒把她給嗆著了痔瘡內痔

  小洛把手機遞過來給我看,然後有些傷感地說:“以前他追我的時候說他有一個夢想,就是有一天能親自駕著三角翼帶著我去飛翔,我那時候被他這個夢想迷得神魂顛倒,覺得那簡直是世界上最帥

的行業,後來我們在一起了,我的夢想是有一天能和他一起去一次西藏,以滿足自己這顆能量爆棚的文藝之心,結果,我倆戀愛的時候一個也沒成,倒是人現在結婚了,把事兒一樣一樣都給做了。”

  我仔細瞅了瞅那兩張照片,然後把手機遞還給她,故意開她的玩笑:“怎麼,吃醋了?”

  小洛白了我一眼說:“倒不是吃醋,就是覺得自己的夢想被別人實現了,彆扭。”

  “你有什麼可彆扭的,他發這照片就是氣你來著,誰讓你當初把人甩了,對你多死心塌地一人啊!”

  小洛坐直身子,抿了一口咖啡,然後說:“我們倆在一起久了,當初為對方承諾過的夢想就好像失效了一樣,似乎大家都忘了彼此的約定,仿佛這樣平靜的日子即便再過一百年,也不會有人覺得有

什麼不對。反倒是分了手終於想起那些輝煌的夢想,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提醒自己在最該珍惜的時候卻選擇了錯過。”

  小洛的語氣裹著一絲遺憾的傷感,我試圖開玩笑說:“莫非你還咽不下這口氣了?”

  “你還記得咱上大學的時候最愛拿來開玩笑的一句話嗎,你若安好,於我便是晴天霹靂。那時候對這句話,我聽一次笑一次,我倒沒那麼陰損啊,其實他幸福我挺開心的,只是當有一天發現自己曾

經和他共同擁有的夢想被他和另一個女人去實現了的時候,總感覺是自己當初太無能,所以才沒能讓他變得更好。”

  看著小洛那賭氣的眼神,我輕輕笑了一聲:“不是你太無能,只是當他懂得那些夢想對你的重要性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現在他發你這樣的照片,只是想彌補曾經的遺憾吧。”

  在愛情的世界裏,誰沒有經歷過一些刻骨銘心的遺憾呢?
[ 投稿者:koejidln at 21:03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8年11月24日
四塊糖的省思
育才小學校長 陶行知在校園裏看到男生王友用泥塊砸自己班上的男同學,當即制止了他,並讓他放學後到校長室去潤膚露

放學後,陶行知來到校長室,王友已經等在門口準備挨訓了。

一見面,陶行知卻掏出一塊糖送給他,並說:「這是獎給你的,因為你按時來到這裏,而我卻遲到了。」王友驚疑地接過糖。

隨後,陶行知又掏出一塊糖放到他手裏,說:「這塊糖也是獎給你的,因為當我不讓你再打人時,你立即就住手了,這說明你很尊重我,我應該獎你。」
王友更驚疑了,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陶行知又掏出第三塊糖塞到王友手裏,說:「我調查過了,你用泥塊砸那些男生,是因為他們不守遊戲規則,欺負女生;你砸他們,說明你很正直善良,有跟壞人抗爭的勇氣,應該獎勵你啊去黑眼圈!」

王友突然流下眼淚,很後悔地說:「校長,你打我兩下吧!我錯了,我砸的不是壞人,而是自己的同學.....」

陶行知滿意地笑了,他隨即掏出第四塊糖遞過去,說:「為你正確地認識了錯誤,我再獎給你一塊糖,可惜我只有這一塊糖了,我的糖發完了,我看我們的談話也該結束了吧!」說完,就走出了校長室。

一代教育家 陶行知的這種教育方式在今日是很難見到了md senses 好唔好

教育工作者也好,父母親也可,請不要動輒擺出威嚴的面孔去訓斥孩子。尊重他們,他們才會尊重你,並聆聽你的教誨。

千萬要記得:當你想要幫助孩子向善之前,必須先擄獲孩子的心!
[ 投稿者:koejidln at 09:55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8年11月14日
不想變窮人,就先認識貧困
我父親是從事小商品交易的老闆,身家千萬。初中快畢業時,父母決定送我去美國華盛頓的貢薩加私立高中醫美

這是一所有著近200年歷史的頂級貴族學校,來此就讀的學生非富即貴,說起來,父母算是用心良苦。為了能與「國際接軌」,出國前,他們把我送去學打高爾夫、苦練馬術、高薪聘請獲過獎的跳舞達人教授交際舞、街舞移民簽證……

開學第一天,我帶著一種炫富比貴的心態,穿著頂級名牌服裝,開著名貴跑車來到學校。

「嗨,你是從中國來的吧?」兩個男孩主動走上來與我打招呼孔聖堂中學banding

「是啊,你們好!」我以為將結識兩個新朋友。沒想到,其中一個男孩狂笑著對夥伴叫道:「我贏了!」另一個則冷著臉摸出本支票夾,刷刷寫下一串數字交給對方。獲勝的傢夥不無得意地念叨著:「

中國的有錢人都喜歡擺闊,你連這都不知道?!」

隨後我鬱悶地找到了第一堂課社會學所在的教室。走進喧鬧的階梯教室,我一眼就看到剛剛拿我開涮的兩個美國小子,他們沖我露出壞笑。點名的時候,我特意記住了他們名字:加里斯和巴克。

意外的是,社會學老師曼利先生在點完名後,直接叫我們去操場集合,那裡停著一輛大客車。

在行駛了40多分鐘後,車子在一個掛著「無家可歸者救濟中心」牌子的大門前停了下來。

曼利先生和藹地說:「能來貢薩加上學,說明你們都家境殷實。可誰能告訴我,你們對社會最欠缺的認知是什麼?」大家面面相覷,一臉的茫然。我看著車下那塊牌子,突然心中一動,答道:「應該是

貧窮。」

曼利先生讚賞地點著頭說:「沒錯,富有的出身決定了你們容易片面地認識現實社會,我的責任就是將你們的認知補充完整。」眼前出現的一幕還是讓我震驚不已。寬敞如機場候機室的大廳裏,一張挨

一張整齊地放著數百張行軍床。上面或坐或臥著一個個要麼愁容滿面、要麼表情漠然的流浪者。

我的服務對像是一個衣著比較整潔,看上去挺和善的老人。

他直盯著我沒頭沒腦地問道:「你認識我嗎?」

老人俯身從床下摸出兩張舊報紙遞給我。上面的頭版頭條有一張放大的照片,裏面那個笑得意氣風發的人看著有些眼熟,我草草讀了一遍,是篇對商界傳奇人物布隆格的專訪。

「這就是我。」老人用手指敲著照片蒼涼地說,「我曾經富得流油,但揮霍、離婚和投資破產讓我如今不名一文。」

我不禁心頭一顫:財富如流水,稍不謹慎,它就可能一滴不剩。
[ 投稿者:koejidln at 13:51 | koejidl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