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こ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2018年09月25日
感謝上蒼的垂憐

黑夜中的玫瑰,依然嬌豔著不變的容顏,年輕的迷惘終不過是過眼雲煙。午夜霓虹在憧憬的瞳影中升騰,願逐明月入我懷,繡面芙蓉一笑開,有情不被無情誤,滿身花雨又歸來。


四月·悠揚的風鈴


你靜靜地來,低語輕吟。甜柔的微笑穿透黑暗深邃的夜空,直達我封閉已久的心底。莫名的幸福濕潤著我的倦眼,朦朧的意念中,我祈禱著感謝上蒼的垂憐。


曾有幾多的時日,我的世界沉溺於黑暗,牽強的笑容成了脆弱的偽裝,孤寂的靈魂被無端地掏空,仿如一片秋日的落葉,無力掙紮,無力抵擋凋零的宿命。


心,看不到一絲陽光的溫暖;夢,聽不見一絲風兒的柔聲細語;魂,靠不近嬌豔花兒的臉龐;思緒,尋不見依戀的笑容,無端地被放擲在陰暗角落裏開始冬眠。


時間早已在心被掏空的那一刻死亡,曾經美好的願望,仿如一只鍾情的雛鳥,在歲月的風霜中折斷了羽翼。孤獨徘徊,重複著破碎的夢寐,才發現生活原是簡單的重複。


遠方的風鈴輕輕悠揚,低回我久別的渴望。四月,我聽見野花兒的低語,歡樂傳遞在愛的空氣裏。春暖花開的日子離我還有多遠,悄然而臨的風鈴可否告訴我秘密?


我知道,四月的空氣每一縷都是綠的,滿含著無限的期翼,你的柔語讓我感覺是如此的溫馨甜蜜。也曾夢著你的世界,和你一起走進那個美得不忍觸摸的夢境。

[ 投稿者:ntothefutu at 17:43 | 朋友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8年09月06日
再沒有誰能比我更愛你

你刹那間的回眸,恰似一朵豔花綻放在心頭。


沒有過多的言語,沒有再多的親昵。猛然之間,很想很想你。


九月份,你家門口,我遠走的背影,不知是否遮住你凝淚的雙眸。道一聲珍重,說好永遠在一起的我卻要先走。現在的你,應該有如花的笑靨,不再為我而憂愁。

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裏。

小時候,小時候……


那天,風很和煦,陽光也很迷人。你卻孤孤單地走在人潮中,一言不發。我的好奇讓我走近你,只言片語,你我便心照不宣,手牽手,一起走完了回家的路。這一走,就走完了四年。


那時候天真的我們,總喜歡曬午後的陽光,因為很溫暖;也喜歡在寒冬裏行蕩,因為雖然很冷,卻有熾熱的心,兩顆心,兩份情。


小時候,小時候,寧願相信一切有盡頭。


後來,我終於學會……


“再沒有誰能比我更愛你!”為什么你能這么勇敢地承認。在別人面前,毫無遮掩,她是我RWC的死黨!在我面前,哭鬧吵罵,率真自然,仿佛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不會嫌棄你。是啊,咱倆誰跟誰啊!你拽我去吃你最愛的麻辣燙,你死拉著我去看你所謂的帥哥,哪怕我有一萬個不願意,也最終會乖乖折服。四年的感情,我終於學會去愛你——我最摯愛的你。


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四年,荏苒;光陰,不再。你我已到別離之際。為何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份感情充滿留戀。


不怕。不在一起的我們,友情依舊。


各自拼搏各自的前程。


明日,你轉身,又是一朵笑靨綻放於心頭。


所謂友情,地久天長。


你不在,我會想念你。親愛的,你呢?

[ 投稿者:ntothefutu at 19:07 | 朋友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這一秒中我的點又打出了一個
 一位哲人說過,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無數個原點。

  那些原點,或是我們遺憾的,或是我們快樂的,或是我們憂傷的,都如同一艘艘滿載著記憶的船只,從生命的河流浮劃穿過,駛向未知的去處。那只船,常常被人定義為回憶。

  我們生命中的這些原點,都藏在每個人大腦某個縫隙中,藏在某個匣子裏。有時候,這些小小的點跡需要我們用鑰匙去打開,這把鑰匙需要別人來給予,然後由自己輕輕的小心翼翼的打開匣子,然後把那一串串珍貴的晶瑩的小點慢慢拼湊,小心串聯,說不定,能夠成為價無可比的珍珠。然而還有一些可憐的點跡,它們被我們無情的遺忘了,或許是因為它們的光芒不夠閃耀,或許是因為它們太小難以直視。總之,它們被我們刪除,成為自己不知道別人不知道的謎。

  我常常為我捕捉不到這些細小的點跡輕輕憾恨時光的無奈。

  有些是我後悔的。在那個原點,在那個坐標軸上,我犯了大錯。倉促之中,我聲嘶力竭,我為時下而憤恨。我在倉促忙亂之中像是殺了人一般,然後把血跡全都抹掉,寬慰自己,我絕對沒有犯罪。當然生活中沒有我說的這么誇張,只不過我沖動的犯錯,沖動的隨著時間的波浪漸行漸遠,沖動的浪費我白花花的時間,沖動的撕破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金絲網,告訴自己,反正這些我以後都用不著。

  然後我把那個點定格起來。我在大腦的日記本中寫道:某年,某月,某日,我今天犯了個難以饒恕的錯誤,我也不打算去挽救,所以我盡情的暴露人性的罪惡。

  或許人生就是由這么一些小點小點串聯起來,行雲流水的走了一遭,留下一串閃爍的光線。我們每分每秒都在記錄一個一個的點跡,就好像是物理實驗中,打點計時器打出的點總是連續不斷,它們都整整齊齊在凝視我們。

  瞧,這一秒中我的點又打出了一個。

  我們總是憾恨一些事情,或大或小。有的是因為工作中一個不經意的出錯導致的滿盤皆輸,有的是學習中一個開閉區間的疏忽與滿分擦肩而過,有的是愛情中一次意外的出軌為愛情畫上句號,有的是青春中一次年輕氣盛對毒品的嘗試心裏清楚,媽媽也喜歡我的啊


[ 投稿者:ntothefutu at 11:24 | 朋友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