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7年09月14日
透窗溜進的月光

總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坐著,伴著春的溫柔,享受著獨處的風景,陪伴著寂寞與孤獨,淡淡的看著浮華煙雲,隨著那飄逝的靈魂一點一點的迷失在一片迷茫的思緒裏,或許只有這個時候,才可以真真確確的感覺自己的存在,獨享這份靜靜的孤獨。

歲月的滄桑,記憶的浮華,都已經不再重要。每個人都可以駐腳在如畫的的風景裏,可以走回流失的記憶,可以念想著未來的希望。但,那些心裏的涼,夢裏的殘,記憶的悲傷,總會不時擊打著心裏的痛。害怕走進回憶,總想迷失在那些記憶裏、憂傷裏、痛苦裏、煎熬裏。也許,那裏才是自己的最真,最愛,最本質。總是想,一個人的寂寞,何嘗不是一種美。記不清誰說過,享受寂寞,也是一種幸福的擁有。愛上寂寞,更是一種人生的財富。

記憶是一種幸福的再現和傷心的重溫,美好的記憶,如燦爛的陽光,溫暖如初,浪漫怡人;傷心的再現,是一場悲劇的迴圈演出,沒有結局,也如沒有開心一樣,天空永遠是灰色的。也許,灰色的天空,只有經歷過暴風雨的洗禮,淚水的沖刷,才可以變得蔚藍。但,淚水,也是一種代價,一種血與淚的代價。

假如,沒有過去,不再未來,人人都可相見如初,用我無形的心筆,把你的倩影慢慢地勾畫於眼前,眯眼遠眺,青山依舊,獨不見伊之容顏。綠肥紅瘦,倚門佳人俏,我把你雕刻為醉蓮冰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蓑柳長堤,斜陽古道,我為你築起的千年古刹,樓蘭亭閣。夜色闌珊,落寞流年。恍惚間,一個熟悉的身影劃過心海,飄然溜過那一瞬間的記憶,定格一個永恆的底片。伸手攬入,卻發現你藏匿的無影蹤,憂傷再起,灑落一地的細碎記憶,是淚的一抹碎影,漂洗了一世的怨恨。留下舊時斑駁的落寞。

孤燈,殘目,凝聚的燭光,一抹淡淡的憂傷。影影綽綽的恍惚著一盞濁酒,本以為借酒可消愁,何曾想,酒入愁腸,卻化作相思淚,淚湧腮愁;可曾想,酒入心田,似抽刀斷水,劍斬情絲,情絲未斷,青苔如霜。可謂是千年化情緣,三生不離殤。

或許只有滄桑的感覺最現實。清風、天舒、仰面、淡忘,躬身掬一漢賦宋詞,撫一琴弦古曲,在紅塵阡陌的滾滾渡口,看那白衣娑娑。在我記憶的憂傷裏,遺世獨立自己的裏碑;把記憶化作一縷幽風,把渾濁蕩漾;把記憶撚成一珠佛香,只為清塵如故的夕陽把那纏綿千年的憂傷回眸成殤。

往事悠悠,殘夢的片段留在了過往的記憶裏,歲月的溫柔輕輕帶走了純真的愛,記憶深處那些被擱淺的念想,一點一點的隨著時針轉動,碾碎在時輪的滾壓下,碎的愛恨一起,靜靜的離去,一點一點的模糊在飛梭的隧道裏。
[ 投稿者:lunckywu123@gmail.com at 12:24 | seuiaiwe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66.94/a15971/0000538717.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66.94/archives/0000538717.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1 x 2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