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1月18日
莊巷還有一支高蹺隊
莊巷還有一支高蹺隊。他們集中在大場上,站在高蹺上練習走路,練習跌八杈,練習在桌子上打滾……練習中有的跌倒了,爬起來再練;有的受了傷,輕傷不下火線。練成後,他們再穿上戲裝,如三打白骨精,三娘教子,白蛇傳,天仙配,水滸傳……濃妝豔抹,且歌且舞,身份不同,造型也各異,看得人樂不可支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泛起綿綿情愁,我的世界開始下雪……踩著碎碎的感傷踩著我的夢想

家戲,也是家鄉不可缺的年關文化活動之一。童年時代的春節,我們村年年鬧家戲,一入臘月,那幾個愛熱鬧的人就聚集在關爺廟裏排戲,演唱聲,樂器聲整天整夜不絕於耳。一到大年初一,就拉開了家戲架勢,一直唱到正月初五,再從十四唱到十六。不知道是因為那時的文化生活太貧乏了,還是我們村裏的人特別愛看家戲,小夥們總是從臘月二十七八,就背上凳子、椅子,有的還扛著粗椽細檁,到臺子底下為老人們和屋裏人搶占位子。楊老六愛唱《火焰駒》,人沒出場,就噴出一股火焰來……;馬亂心,身材魁梧,唱腔洪亮,直唱得臺下鴉雀無聲;王典桃愛唱《罵殿》,罵得聲色俱厲,淋漓盡致……;孫二女,是個爺們,卻扮演魁角,那碎步兒就象水上飄,那扭捏勁直逗得人哄然大笑……那時的演出,演員們沒有報酬,圖得就是一種暢快和與民同樂,根本不同於現在,沒有錢就不幹!

張嵩村的獅子上天橋,是周圍村莊的絕佳節目,我們必看無疑。

所謂“天橋”,就是一根高約12米的木杆,上系4條麻繩擰成的鋼絲股繩索,各掛五色彩旗,頂部放著一張四腿朝天的方桌。“天橋”兩邊,各有兩條繩索斜著接地,既是固定“天橋”的,又是“獅子”攀緣之路。由於高聳入雲,大有不寒而栗的刺激之感。在歡快的鑼鼓聲中,兩只“雄獅”在兩位武士的引逗下,時而耀武揚威,時而伏地靜臥,時而抖毛抓癢,時而追逐嬉鬧,或做戲球、撲球、捉球之動作。而兩位武士則引領獅子爬上繩索,直攀“天橋”。扮演者動作敏捷、輕如飛燕,蹬繩索如同平地,而且不時表演後空翻、單小翻、爬虎等高危動作,有時竟頭下足上,飛速下滑。當兩只“雄獅”爬到“天橋”頂上時,又要在方桌的四條腿上翻跳騰挪,做各種驚險的表演。

回憶兒時的年關,“年味兒”很濃很濃,文化活動也很多很美,而現在,年味卻淡薄了,文化活動也少了,群眾性也不強了,希望各級黨委和政府都能正視現實,改變現狀,於加速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能加強精神文化建設。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9:16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65.72/a00057/0000545813.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65.72/archives/0000545813.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3 x 6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