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1月12日
月光把心傾
月朗朗,夜迢迢,人月兩悠悠。

一個人呆呆地倚在窗前,任清月無情地灑落在身上,任秋風冰冷地拂過臉龐,失去了你,已沒有人撫我冰冷的臉為我擦去淚;失去了你,已沒有人擁我入懷給我溫暖。把盞邀月,不複對影雙雙。酒入愁腸,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時候斷人腸,無邊無涯的思念難量,無窮無盡的寂寞難丈。

遙望遠方,想你,想著月下的故事,心戚戚然。是這樣的月夜,是誰?掬一泓月光,把一顆心傾,是誰?攜一縷清風,把一生情系。多少個夜晚,夜話西窗月,說不盡的綿綿細語,道不完的濃濃情意。嫣然的記憶如同濃濃的月色般籠罩著。不是說好,任倉海桑田,你會陪我暮暮朝朝;不是說好,任星鬥月移,你會和我一起慢慢地變老。誓言尤在,斯人已去,圓月,你淒美了誓言,卻無法將蕭郎的心圈。

窗外,落木瀟瀟,楓葉飄飄,別緒片片,離愁難挽。楓葉丹,楓葉黃,楓情戀戀何處安?思凝窗,憶凝窗,思憶深深何處藏?夕日耳邊的細語呢喃,換作了是落葉的一聲聲輕歎。歡情如昨,我們曾用濃濃的愛把歲月莞爾成一首首詩,我們曾用深深的情把流年婉約成一闕闕詞。風景曾諳,風花雪月的日子,曆曆在目;荼靡芬芳的記憶,翩翩起舞。

那一抹夕陽的餘暉下,我們長長的身影寫下一段深情;那一場綿綿的細雨中,我們手牽著手演繹了一份甜蜜;那一條落英繽紛的小徑上,銘刻了我們的浪漫;那一季雪花飄飄,定格了我們相守白頭。

錦瑟年華與君度,我醉了,醉倒在那份濃濃的情,醉倒在那份默默相知。我醉了,醉成一份淡淡的詩香,醉成了一幅唯美的畫面,我做我的瑜伽,你打你的禪坐,時光安祥如水,靜美怡然。你說禪坐不為修行,只為近我、懂我,只為我們紅塵中的相遇。是的,我前生定是佛前的蓮花,你定是那虔誠的香客,只因一眼的回眸,從此約下了今生的緣,種下此生的纏綿。

三生情緣今生系,豈可負月老牽?只願君為樹來我為滕,癡纏永不分;君為繁花,我為彩蝶,相戀世世生生。 詩酒趁年華,煮一壺清茶,香飄嫋嫋,品著一盞香茗,行走在唐詩宋詞間,拾一枚清詞,嗅一縷詩香,樂此不疲,流連忘返,自是一番賭書潑茶香。又或是臨詩酒,筆墨酬,以筆言情,以詩銘愛,執筆落墨,書一段地老天荒;展鴛鴦箋,填一闕天長地久。

翻閱一頁頁的舊箋,讀你一遍又一遍,粉紅的回憶被淚浸染了幹,幹了又浸染,早已褪去了斑斕。只是曾經的曾經,過往的過往,依舊在腦海清晰回放。墨留餘香,香滿衣衫。曾經的心靈相契,靈魂相伴,而今卻是影只形單一片細碎的黃鋪滿桂樹的根部,總讓人有種淒美的悲戚。

是馮小青所言的情深而不壽?還是愛太濃?以至於愛的方舟無法承載而擱淺。月下的誓盟,雋刻在心中,只會湮滅於忘川,真想踏月隨風,尋你千山萬水。你要記得,你不回來我不會離開,我會在燈火闌珊處,癡等你的回首,我會在每個悠悠的清夜裏把你守望,直至成為一座愛的豐碑。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5:59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65.72/a00057/0000545406.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65.72/archives/0000545406.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5 x 2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