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こ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2018年02月13日
雨,淅淅瀝瀝
雨,一直下著,淅淅瀝瀝,淅淅瀝瀝……

葉子落了一地,樹上只剩光禿禿的枝條;沒有了花,只有花骨靜默在雨中,路邊那枯黃的纖纖細草,顫顫地抖在風中。一切都蕭條著,冷落著,跟纖弱的他一起淋在雨中,濕在雨中一片細碎的黃鋪滿桂樹的根部,總讓人有種淒美的悲戚。

他背著大大的書包,撐著大大的雨傘,在風中、雨中走走停停。雨傘打低了,看不見前面,雨傘打高了,風又不依不饒,他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正如他不知道媽媽為什麼一定得去看著爸爸?爸爸為何得媽媽看著?媽媽不是應該看著孩子?看著家嗎?……太多的不可知道就像眼前的風雨,不知它何時會停。學是一定得上的,只好這樣頂著雨前行著,邁一步就離學校近一步,他用力撐著手中的雨傘,倔強地咬著嘴唇:“我一定不會遲到。”雨水濺濕了他的褲腳,路邊枯黃的草葉也刷著他的褲腳,或許這是最忠實的陪伴,每天的上學放學路上,見得最多的就是路邊的小草了,它們枯了又綠,綠了又枯,風中、雨中、陽光中都有它們的陪伴。

如果媽媽不回來,陪伴他上學放學的只有路邊的小草。

春的腳步在無聲地走近,大地醞釀著一個燦爛的萌發,但他沒有感覺到,一點都沒有。他被眼前的雨所籠罩,眼睛被雨霧蒙著。唯一的感覺是:這個雨季特別長。

開學前,他從奶奶那要了錢,買了一大堆的文具和一大疊的輔導書,他不知需要多少,反正媽媽在電話裏說了,你想買什麼就買吧,想買多少就買多少。他把文具擺弄過來又擺弄過去,把所有的輔導書都寫上了名字,再把它們整齊地排列在書桌上。奶奶煮好了飯菜,就等他去吃了,偌大的房子裏只聽到屋外淅淅瀝瀝的雨聲。

如果媽媽還不回來,留給他的,或許就是這無言的苦澀和難耐的孤單吧。

開學初的課間操上,排在前列的他伸著臂,彎著腰……從後面飄來一片笑聲,一陣高過一陣。他莫名地回過頭,原來,笑聲正緣他而起。當一同學指指他的褲子,告訴他扯開了縫時,他先是一愣,繼而蹲下身子,許久不肯站起來。

早上上學前,他跟奶奶說:“校服褲子開了縫,您幫我縫一下。”“一大櫃子的衣服,開縫了就不要了。”“不行,奶奶,今天得穿校服的。”他明明看見奶奶戴上老花鏡在縫補開縫的校服褲子,可為什麼還會開縫呢?他蹲在操場一角望著遠方暗暗喊道:“媽媽,我不做留守兒童。”

如果媽媽還不回來,他的天空會一直飄著雨!

他知道,春會帶來溫暖,夏會給人以溫暖,太陽也會給人以溫暖,他知道,雨會停的,風也會停的,草終會綠的。但,媽媽不在家的日子,他找不到心中的那輪紅太陽。家裏什麼都有,但他覺得自己似乎什麼也沒有,只有眼前這雨……

雨,淅淅瀝瀝,淅淅瀝瀝,依舊下著,落在大大的雨傘上,濺在小小的褲腳上,像在訴說,更像在呼喚……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8:21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