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こ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2017年12月18日
自古以來,幾人美情!
自古以來,幾人美情!為之歌,為之傷。尤於人少,將謂是人中最有義也,為之深思。有緣得遇,有心能知。茫茫海中、友能相遇,能行至共,彼此相識,相知,相與就,實緣分。於開第康莊,聚散分離之生旅,在各異之命跡上,於不經之心海中,能相遇、聚、逢,可謂一幸,緣非時刻都會或,可惜得來不易之緣,度纏綿而動人故事之橋,醉漾彼岸
一片細碎的黃鋪滿桂樹的根部,總讓人有種淒美的悲戚。

朋友不在多寡,在於心交,緣不在萬,在於誠見。朋友是一相可,相慕,相愛、相知之。其善、長處、則明、美焉,皆當映於君之腦海,滿眼,雖是一點之貴友,亦當為君上之雒陽,為你(妳)終身受益之動力與源泉。人之智識、才、情、是致君近之磁力、力與。且君之一切亦友識與知之。朋友貴懷,誠則交之,疑則去之,私利、敝人,不妨舍之。

紅塵裏見,花開花落之歲、開著日之年。誠之情,恒也,“人能常行時,在你(妳)背也,或尚知君,即知矣。”朋友貴相見寬,“善人者,人亦善之。”於人之善,不忌不學;朋友之病,不無見兮;朋友之言,不聽不聰;即以激人之言,或偏之意,但是己之善言,不怒而反譏。一人,欲多得摯之誼,非謂友誠待外,又能容彼之病,謹自何人,莫負友之知己之情。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20:07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12月14日
鄉村冬天的感受
小城與鄉村的冬天是大不一樣的。從小在鄉村長大,真切地感受了過去鄉村那實實在在的冬天。現離開鄉村已二十餘年了,期間所感受到的那鄉村的冬天就是零零散散的了。前些時日回鄉村住上一些日子,一如兒時一般,真切地感受了一回鄉村的冬天。

當汽車從喧囂的小城奔馳在淒冷孤寂的鄉間公路時,給我的感覺就大不一樣了,筆直漫長的鄉間公路上不見人影,但見三三兩兩的車輛在疾駛;茫茫的田野裏盡顯冬日裏的一片蕭條;再看公路兩旁的樹林,只在三三兩兩的樹上掛著搖搖欲墜的樹葉,一片、兩片?行至春夏秋日裏十分熱鬧的雙廟水庫旁,已不見人的蹤影,也是三三兩兩的車輛在晃動,一半冰凍一半水的水庫,是那麼的寂靜,簡直超乎了我的想象。車沿著水庫彎來繞去,不覺就到了新修的寬闊筆直的柏油路上,感覺真好,可就是這樣一馬平川的路上,也只有三三兩兩的車輛。啊,給我的感覺這就是鄉野的冬天。

車行至一個叫寨子的村子,公路將村子南北一割兩半,大概正是這樣的村居適合於兵荒馬亂年代的安營紮寨,故得其名。就是在這樣東西貫通的沿路村街上,也只站著三五個人在聊天。再往裏走的幾個村子裏,村裏頭看不進去,村外頭都是靜悄悄的,只有冷風的低吟淺唱。

車開進了老家的村子,東西環村路上只有年逾花甲的一男一女在聊天?抑或是曬太陽,穿得都很飽暖,他們給了我冬天的感覺;到了村子東大橋旁,這個往日裏聚集老頭們說笑著曬太陽的地方,卻只站著一個穿著面包服的壯年在東張西望,我猜想他也不會在這裏待的時間太長。我想,那些往日裏在這裏曬太陽的老者,不是圍坐在自家中的火爐旁,就是盤腿坐在燒得暖和和的炕頭上,這在小城裏都叫蝸居;趕集空裏的東西大街上,也只是在街口、店鋪旁、村委大門前或站著或走著幾個閑散人,失卻了春至秋日裏的熱鬧和趕集日裏的風光,這就是我所看到的鄉村冬日裏村口、街頭的景象。

走下車來,伴著冬天的驕陽走近老家門前的小菜園,小菜園裏只是一片光禿、蕭條、零落的景象,不,還有幾小畦菠菜在小菜園的一隅與寒冷的冬天抗爭,這些土生土長的直接沐浴冬日陽光的菠菜,樸實、堅韌、執著,這不正像鄉民們一樣,在與世抗爭。

走進院門,我隨手帶上了門,而沒有上閂就直奔家門,一看八十五歲老父親坐在火爐旁,他見我和妻回來了,微笑著說了句:“回來了?”這個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冬日裏的溫暖,不是來自火爐,而是來自老父親那句簡單的問候。老人住不慣小城,執意回老家住在自己的老屋裏,強扭不過,尤其是上了年紀的老人更戀家,尊重老人意見,我便和弟弟輪流著每天伺候老父親,我便有了與老父親常聚在火爐旁的感受,這是我幾十年沒有這麼長時間地坐到火爐旁了,個中感受不只是烤火爐,感受著城鄉不一樣的冬天,回味著烤火爐的從前一片細碎的黃鋪滿桂樹的根部,總讓人有種淒美的悲戚。

與老父親、妻子圍坐在火爐旁,其樂融融,也暖煦煦的。忽聽“咣當”一聲,一股冷風從院門朝著直對著的家門吹來,順著門的縫隙鑽進來。我以為是誰來串門,忙打開家門一看,並沒有來人,是冷風前來造訪,因剛才院門沒有上閂,冷風便把如此厚實的院門推開了,尋找溫暖的地方。那股冷風造訪後,我便隨手關上了院門,這回可是上了閂。這個時候,再也吹不開院門了,只聽一股、一股的冷風吹得門閂“呱噠、呱噠”響,也呼叫著想來串門,溫暖的人心容不下冷漠的風,我便把它關在了院門外。我由此也感受到了鄉村冬天裏冷風的力量。

與老父親圍坐在火爐旁,門裏門外就是不一樣的冬天。門裏爐火正旺,爐火熊熊,親情濃濃;門外寒風習習,冷風呼嘯。門裏門外兩重天,兩頁門扇就把冷風隔在了門外,冷風不敢隨便造次,可就在你拉開門的一刹那,它就會順著門縫和你拉開那扇門的空間鑽進來、跑進來,那是它在門外等了許久了。至於這樣的時刻還是要留給風的,譬如,送客人、陪著老父親上廁所、出門倒垃圾、潑水,這些時候冷風必會趁機造訪,也會感受到冷風的犀利,就會隨手關門,把冷風擋在外面,坐在溫暖的小城裏是感受不到這一點的。

與老父親圍坐在火爐旁,也感受到了親情、友情。鄉村裏不像“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城市,而是一直延續著相互串門的習慣,尤其是到了冬天閑散的時候,就愛串串東家,逛逛西家,街坊鄰裏在相互串門中就增加了感情,這一點,我在前些日子是有著實足的體驗和感受的。街坊鄰居、親朋好友來串門看望老父親的;我的發小、同學、朋友聽說我回來來登門問候、聊天的。圍坐在火爐旁,有時竟有八九個人,真是圍滿了屋。喝茶、聊天、談國情、敘村情,聊家事,真還有點談“家事、國事、天下事”的味道,在旺旺的火爐旁了解了許多家鄉事,這是在別處所感受不到的,還真有點蒲松齡茶館裏的意思,親情、友情伴隨著熊熊的爐火升騰,小小的屋子裏,親情、友情滿滿,鄉村的冬天裏收獲著與城市不一樣的冬天,在極度寒冷的冬天裏,卻感受到親情、友情特別的溫暖,一如身邊的火爐一樣。

圍坐在老家的火爐旁,我也了解到,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裏,鄉民們都閑來無事,這是他們一年中最享受的好時光。有的到東家烤烤火爐,拉拉家常,去西家坐坐熱炕頭,聊聊生活;有的趁冬天聚到一起,打打牌、壘壘“長城”,享受冬天裏的快樂時光;有的到村委大院、大崖坡底下曬曬太陽、聊聊天,盡情享受冬天裏的陽光。

有人說,鄉村裏的冬天是寒冷的,我卻感受到了圍坐在火爐旁、熱炕頭上那親情、友情的溫暖;有人說,鄉村裏的冬天是寂寞的,我卻感受到了鄉村串門、聊天,趕集、逛街,搓麻、打牌的不寂寞。這就是我對鄉村冬天的感受,鄉村的冬天讓我迷戀。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7:45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12月11日
幸福,是一種內心的富足
幸福是什麼?關於這個問題,或許每個人心中的答案都不同。我們的生活經曆不同,對於幸福的詮釋,也就各有不同。但無論哪一種幸福的複述,都是源自一個人內心最溫情的認知,和最豐裕的感受。

幸福,是一種有趣的生活。一個人心靈與精神的富足,才最接近人生的完滿。自己在有限的生存時間裏,有一個好的狀態,有一些情趣愛好,每天所做的事都順應心意,感覺生動美好,就很幸福。比如讀書、品茶、養花、畫畫,跑步、健身等,使人生達到一定境界,確是一種最靚麗而尚美的幸福生活。幸福,就是一個人每天明朗愉悅的好心情。

幸福,是一份自覺的責任。周國平曾在與俞敏洪的訪談對話中說:“幸福,是家庭美滿和事業成功的綜合體。”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在履行中,就會自然而然地獲得幸福。為事業、家庭,即使付出再多的汗水辛勞,內心也是很快樂的。展現自身的能力,體味親情、愛情的美好;自身價值有所肯定,享受著成功的喜悅、品嘗著自釀的甘美,必然是滿滿的幸福感。所以說:人類的一切努力的目的,在於獲得幸福。

幸福,是一切苦難的終結。張志新說:"如果痛苦換來的是結識真理、堅持真理,就應自覺的欣然承受,那時,也只有那時,痛苦才將化為幸福。"人總是在經曆一些磨難悲痛之後,才會對以往以為的平常有所不同的感悟;總是在起伏跌宕之後,才會懂得一成不變的安穩與珍貴。我們最初的人生,曾向往生命的繁華景象,曾渴望山河歲月的浩蕩模樣,也曾為此拼的傷痕累累;等到了一定年紀,才會懂得,原來沒有風浪、沒有荊棘的人生,才是最安穩的幸福生活!

幸福,是一顆懂得感恩的心。歲月流逝中,每一種緣分的姿態,都留下回望的感動;每一份真心的陪伴,都帶著命運的恩慈。若能如此慈悲而深情地活著,所有過往人際的記取,都會化作心底的粒粒珍貴。懂得感恩的人,一定是富有的,一定是懂得珍惜的人。內心充滿愛與感激,愛你的人也會更多,你就一定是個幸福的人。

幸福,是一顆容易滿足的心。幸福,不是你擁有多麼優越的物質生活,而是你內心的愉悅晴朗,和一些小小的幸運與快樂、真切的寬容與滿足。幸福的人,不與任何人攀比,也沒有覬覦,只要自己覺得滿意,就是最適合自己的生活。鮮衣怒馬也好,素衣粗食也罷,倘若內心明媚溫暖,尋常日子也會過得滋味豐足。時光裏,心懷驚豔的綺盼,倒不如安於歲月的平寧靜好。

有一種幸福,其實並不遙遠。你不斷在追尋的幸福,也許就是平日被你忽視的生活;你值得珍惜的人,也許從來都妥貼地存在著。幸福,是你遠行時父母親的牽掛;是你下班時一盞等候的燈火、一桌熱氣騰騰的飯菜;是你心酸疲憊時可以溫柔傾訴的人。人生四季,難免相遇風雨,幸福,是心底不缺失的一份溫情與感動,撐起你生命的船帆!

幸福,不是仰望的姿態,不是眺望的期盼,不是停不下來的努力,更不是多麼華麗、浩蕩的人生,而是一種細微、恬靜的切切體味;而是你內心可以感受的一份踏實與溫暖。日子周而複始,看似平淡無奇,然而,你能想到和想要的都擁有了,你以為最美最好的正在經曆著,就是最難求的幸福了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泛起綿綿情愁,我的世界開始下雪……踩著碎碎的感傷踩著我的夢想

人生之旅漫長,但用一顆感恩的心看待生活,你會發現,其實幸福一直在你身邊……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7:29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12月07日
在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活著
流年轉換,季節瘦了清寒,秋終是要遠去了。曾經豐滿的色彩,也變得素淡了,卻也多了份明淨質樸。日子過著過著就樸素了,人活著活著就簡單了。閑來小坐在淺淺的光陰裏,倒也學會了與時光相如靜好。

生命的路上,注定是人來人往。有些風景大抵已經遺忘了,但有些念,卻如秋菊一般散發著淡淡的幽香,久居不散一片細碎的黃鋪滿桂樹的根部,總讓人有種淒美的悲戚。

也許這一路上,有些人在你的生命中只能是曇花一現。那些跌落在風塵中的記憶,讓歲月多了幾分回想。人生山重水複處並非只有柳暗花明,還有那些執著的等待和相識的最初。

我喜歡“薄涼”這個詞,聽起來便是與這個世界疏離著,如一朵開著的小花,潔白,芬芳,幽幽然。人生或許就是一場修行,花開花謝仿佛只是幾日的光景。走著走著,就有些薄涼了,也許把世事看得太透,便會覺得“薄涼”。

有些人天生是薄涼的,寧願呆在自己的世界裏,也不願意聽到太多的嘈雜聲。不是刻薄,也不是冷漠,而是內心的通透和安然。塵世種種,無關風月;人情冷暖,唯心自知。

常常把自己安放在寂靜處。此時的心是接近自然的,寂靜而豐盈。與世界,互為遠方,卻不驚不擾。

李丹崖說,少年花事多,中年花事淺,老年花事自然然。走著走著,便不再一味的去迎合別人,只為自己的人生寫詩作畫。

光陰幾度秋涼,又幾度清歡。熙熙攘攘的人群,總是覺得有些吵鬧。我盡力地安頓好靈魂,躲避著風霜流離,經營好自己,在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活著。

揮手告別一個又一個的季節。一個人與山水偶遇,是花樹清風,而兩個人與光陰相依,是溫暖。有些薄涼的季節,便渴望能牽起一雙手,一路同行。

生命中值得反複讀的人不多,值得一生去讀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我跋山涉水一意孤行,只為與你不早不晚地遇見。那麼你來,我在,於淺淡的人間煙火裏,將一壺清茶,煮成你我的人間歲月。

人到中年,多事之秋,對人情冷暖,也越發學會珍惜了。總是相信,留下來陪伴的,未必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合適的。

人生山一程水一程。這一路的遇見,我不知道每個有緣人眉眼間的山水是否能相同。世上有太多的驛站,我們只是路人,但如若能用明媚的心境邂逅,遇見的每一個瞬間,都可以生動飽滿成一幀風景。

生活是一場愛的抒情。偶爾聽到一句貼心的話便會熨燙著心靈,看到有些熟悉的場景,便會心生暖意。

有些人見與不見,都在心裏;有些情念與不念,都是溫暖。牽念,不論遠近,天涼了,記得添衣。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1:46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12月01日
聚散、緣輒難舍難分!
浮生若夢,其遺之情、著超千載之遇於今世淒涼,輪回間錯之時、錯之地。一場春終不出譜傳唱百年之聲,一腔無悔但累了若水之清顏。其為濕之紙箋,收入誰心?濕了誰的眼簾?-------題記

紅裝輕裳,子緩步而來,輕投一石,乃激之心、之微波漣。翹首伴隨者旖旎而舞,眼目迷,心絕舞。好在一放,清歌在歌,我之愛人,只是為君,那淡清香,那飄之發,只待君輕掬一掬碧為我落,潤我數世之孤獨;惟侯君撫瓣柔之聽千歲之心,慰餘罔極之哀,惆悵了心裏鎖刹那之芳。

最在美時遇,此生之記,一出夢那曼妙裏也。兮悠悠,久之芬芳,如秋水般綢繆,醉心,繞指之纏綿,載念。且數斜陽,且靜伴著時,且與其樂兮,繼遊。閉目,聽月之情,逐魂。攜一朵花之芳香,與君趨於花香滿徑之路,將時繡織成詩,以光陰之寸香,誰能淺笑嫣然不存一執著?

塵緣縈心頭。問今生,愛多近,傷有遠,思之照,人生之感,太多之甜蜜,已遠之天涯咫尺。得之者心,失之精魂,唯一之形,真情之泄,是誰斬斷情絲,使餘不忘,為誰一別紅塵,笑千古情。醉醉矣,癡者味之夢生,君為最美之習,我是等了一生之系,至真之心,無怨無悔,掉臂而過之不複見。

青絲綃香幾縷,斷人生之疲憊,看破紅塵之憔悴,誰為了愛情之味,誰寫了人生之美,最真者情,最淺,最濃之夢,一別回意,何見之別,照在心中,情眼夢裏。一生多別,乃知情不覺,何敢忘,何回味,為之惜,忘之淚,始失憶。有一種孤,亦有一種下,人生之浪跡,言情之悔晚。

孤之唯一,棄之為真,最熟之意,別矣,猶記其嘗。那份憶之淚,相思淚,一咫尺,奈三生不見,一個天涯,奈何惜已失昨。昨日分之,望之入海,傳之記憶,獨之旁白,分入海之橫線,君知我乎?餘不舍得。朦朧之記,漂泊四時之飛,涕泣低垂,直飄忘之蕩漾,徘徊難忘。

逝水離時,落花無語向東流,半卷心語憑誰寄?深淺如夢,一份惆悵,一分零落,美而淒美,夢中之花,心中之孤,煙花鎖,人生無常。愛別離,人憔悴,終身難忘,各賞換一轉身,山水繞城。情之思、情者失,茫茫識一身不複見者。朦朧之情,我醉,癡之淚滴,相望之際,愛分,人魂斷矣今之戀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泛起綿綿情愁,我的世界開始下雪……踩著碎碎的感傷踩著我的夢想

素箋鋪陳,一闕離人殤。愛,不分彼此,等者、遠離,問之黯然,一別,即寂然,一等,即失多之零星之。紅塵笑,人生畏,多所畏唯思之形單影只,人生之日,但以情之分以自難分難舍。一個離別,欲想如初,是否別的自己,當有太多,多之意,留之感,老矣心之憔悴,獨自一人得味道徐。聚散、緣輒難舍難分!
[ 投稿者:決してあきらめません at 19:04 |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