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9月06日
山海畫卷大洋路

  澳大利亞:山海畫卷大洋路


  大洋路蜿蜒於澳大利亞最豐饒的放牧地──西區平原。這條在懸崖峭壁中開鑿出來的道路,從誕生之初就被譽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沿海公路”,沿途可見萬籟俱寂的海灣、波濤洶湧的沙灘、寧靜的綠色森林、百年前的海難遺址、一望無際的沿海牧場,還有海豚、海豹、樹袋熊、袋鼠等各種野生動物。在令人激動的行車途中,每經過一個彎道都會有新奇的發現。


  國家海洋公園和分裂角燈塔


  天氣時陰時晴,時而細雨飄飄,時而雨歇日出,給多彩的大洋路山海畫卷增添了許多夢幻。


  這是一處壯麗的海灘,旅遊地圖標明此地是國家海洋公園。澳大利亞為了保護環境,已經將全國1/3的海面劃定為幾十個大大小小的海洋保護區或海洋公園,在這些保護范圍內,禁止捕魚、地質勘探之類的人類活動。為了彌補漁民的損失,國家每年都要拿出大筆資金來補償他們。


  離開海灘,是一段爬坡的山路,把車停在高處的停車帶,居高臨下回頭一看,剛剛去過的那片海顯得更加漂亮。岸邊綠色的植被、金色的沙灘、白色的海浪、蔚藍和碧綠相間的大海,圍成半圓的弧,層次分明,有動有靜,節奏清晰,讓人心曠神怡,流連忘返。


  接下來景區的名字令人費解:分裂角燈塔。這個地方叫“分裂角”,直譯就是這樣。分裂角燈塔始建於1891年,直到現在,它每晚閃耀著燈光,指引過往的船只遠離岩石海岸。百年燈塔的塔身是白色的,塔尖是紅色的,遠遠望去,像一位身材苗條的貴婦人戴著一頂紅色的“帽子”,站立在藍色的大海邊,難怪人們稱它為“白色的皇後”。


  我站在觀景台上,眺望眼前的大海和西海岸的群山,那山已經被濃雲和密雨籠罩得朦朦朧朧,好似山水畫家的大寫意,只有濃淡相宜的黛色,好一派人間仙境!


  一會兒就雨歇雲散了,我們驅車下山,又來到了另一處海灘,抬頭向東回望,那“白色皇後”嫋嫋依人,正站立於遠處海岸的山頭上凝視著大海,風情萬種。


  山海之間一條路


  經過一段時間的行駛,我們來到了大洋路上一個重要的節點——大洋路紀念拱門。大約在100年前的1919年,3000多名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澳大利亞退伍軍人在維多利亞州西南海岸曲折崎嶇的懸崖斷壁上開鑿出這條公路,曆時13年,終於建成了這條“世界上最美麗的沿海公路”。紀念拱門是用粗木頭搭起來的,簡約大方,橫梁上寫著“GREAT OCEAN ROAD”(大洋路)。旁邊是一組雕塑,兩位手持鍬鎬的築路者正在巨大的岩石上互相幫扶著,雕塑旁的一塊巨石上鑲嵌著銅牌,記述著修路的曆史,刻畫著道路的簡圖。


  此時天空又開始下起蒙蒙細雨,我怕淋濕了相機,未能仔細拍照。這裏是築路者精雕細刻的地方,付出汗水和鮮血的勞動者總是應該得到頌揚和贊美的。


  在一條穿行於大山和海洋之間的路上,我們向西而去。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在靠左側行駛的汽車內,向左看無遮無攔,南太平洋蔚藍的大海伴我們前行,光線在海岸、岩石和沙之間隨機切換,總是給人帶來舒適的享受。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情不自禁地想停下來看看,只是礙於道路狀況和交通規則的限制不能任性而為。右側的山常常撲面而來,逼著道路不得不突然轉向,之後,眼前又是另一番美景。我們經常在可以停車的地方下來觀海,面對無涯無際、蔚藍碧透的南太平洋,真是神清氣爽、心胸豁朗。在遠處海天交界的地方,可以明顯地看出天邊不再是一條直線,而是中間微微隆起的弧,猶如一抹初綻的虹。


  在我曾經去過的地方中,只有我國台灣的東部沿海公路花蓮段才有類似的景色,它的東面也是浩瀚的太平洋,西面也是高大的山脈。用今天的眼光看,大洋路算不上險峻了,在中國的崇山峻嶺中修築高速公路,工程難度要遠遠超過它。但大洋路是將近100年前的工程啊,就當時的曆史條件想,就知道它有多么了不起了!


  大洋路是自駕的天堂,景點和停車場都是免費的。我看見兩個小姑娘在一處停車場的旁邊架起了自帶的小桌,坐在椅子上,邊吃東西邊俯瞰下面的大海,那舒適的姿勢和表情,想必也真是絕美的享受!



[ 投稿者:howeversuperior at 18:52 | 大きな不思議な力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63.07/a15999/0000558131.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63.07/archives/0000558131.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4 x 5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