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5月29日
是離別亦是歸途

這是一趟從早開到晚,從南開往北的綠皮車,這是一場一個人的孤獨旅行。


火車開到一半突然停靠路邊營養補充品,車窗外下著些許蒙蒙細雨。在這樣的天氣籠罩下,這開了兩天兩夜的車卻依然沒有到達目的地,依然沒有到達終點,不禁讓人心生煩躁,氣氛也隨著這奇妙的變得越來越沈重。


漫長而無聊的路途,火車上的人總想著找些樂子,於是打牌、聊天、聚在一起看視頻成為了車廂裏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我對麵坐著一個帶著一名2歲多的小孩兒的年輕貌美的女人,旁邊坐著一個懷孕五個多月的孕婦。在這個狹隘的空間裏,每個人都好像不諳世事,隻為終點下車從此不再相見。


車一站一站地往北開去,車廂裏的人不斷變換著。這一站,突然上來了一個著裝靚麗,濃妝淡抹,清新脫俗的女子。她的出現與這裏的人、事、物,顯得格格不入,每一個看起來都十分疲憊的人,被一股香水味驚醒。車上的每個人打量完這個女子後,又假裝沒發生過事一樣,繼續各做各的事。車廂裏的售賣員依然是不間斷的拖著各種東西向車廂裏的每個人叫賣痔瘡手術復發。雖然每間隔不久就有人來打掃衛生,可是在這偌大的空間裏,這一切似乎是顯得多餘的,而對於車廂裏這些的臟亂差,似乎他們已經習以為然,或不以為然。


與他人不同的是,隻有旁邊的那個為了生存一個人北上打工的中年大叔,眼睛從未離開過那個濃妝淡抹的年輕女孩兒,他那雙深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似乎看懂了什麽一般。


一上車,那個濃妝淡抹的年輕女孩兒就一直塞著耳機,眼睛也從未離開過她手裏的iPhone 8,還時不時地用帶著濃重家鄉口味的普通話一直和微信裏的人聊天,對於車廂裏的人她是漠不關心,也不想打招呼,隻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裏。


在我們閑聊後,得知,坐我對麵的那個帶著小孩兒的年輕漂亮的媽媽,她是一個南方人,自從當初一個人選擇嫁到了北方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南方,而這一次帶著兩歲多的孩子回來,是因為家裏的哥哥告訴她母親得了重病,很是想念她,她這才敢回來,可是回來不過幾天卻因家庭之事如今又得返回。談話中,她說,她後悔了,當初不應該沖動,一心隻為了自己的愛情而拋棄家裏人,拋棄一切,一個人遠離了家鄉,一別竟是五年。談話間,可知,這些年她也過得並不是很好。當初那個為他許下承諾和信譽之人,這幾年因為事業的變故和家庭的變遷,所謂的愛情誓言早已被時間磨得一幹二凈。她說,她的心裏萬分感慨,當初為了愛情不顧家裏人如何反對,大學畢業後就跟著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如今再回首已是枉然,這五年來不是沒有想過回來和逃離這一切,而是現實讓她做不得選擇。


話不曾說完,突然間,她這個兩歲的小女孩兒大哭了起來,這撕心裂肺的哭聲,引發了車廂裏有些人的不滿,他們時不時地向這個美麗的媽媽拋來一個不耐煩的、嫌棄的眼神。


前麵還有兩個站就快到達終點站了,但是他們卻好像一點也不關心似的,繼續昏昏欲睡政府資歷架構認可課程,似乎永遠也睡不夠似的。


那些從10塊錢一盒,到10塊錢2盒,再到10塊錢4盒,10塊錢3盒,最後到5塊錢4盒,一塊錢一盒的水果,就這樣隨著終點站的到來,幾乎銷售一空。隨著終點站的到來,車廂裏開始播放各種音樂和廣播,乘務員也囑咐大家拿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


這一趟歷時40個小時50分,三天兩夜的列車,就這樣帶著夢想、帶著思鄉之情、帶著使命把每一個旅客都安全的送到了目的地。


後來的我們都下車了,但是整個車廂裏卻永遠地散發著臭襪子味和隔夜的泡麵味。


[ 投稿者:traditionaly at 22:53 | traditionaly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39.64/a15985/0000552855.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39.64/archives/0000552855.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7 x 1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