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4月11日
是他,讓我初見風雪。


如果一個人把所有的目光都專注於自己的過去,那麼,他應該是老了。回憶是老人拖延時間的方式化妝證書,那裏記載了自己與日子較量的所有痕跡。他們追憶那些逝去的歲月,其實是迷戀自己年輕的樣子。而故意對眼前的光陰不予理睬,這本身是對時間的不滿與抗拒。畢竟,時間不會老,老去的是人。

有誰能與時間對抗?你,服或者不服,最終都會被它絆倒。你,願或者不願,最終都會化為塵埃。

與時空相比,人生,實在脆弱!“歷史只記錄少數人的豐功偉績,其他人說話匯合為沉默。”

作為一個普通人油塘通渠,我不敢發出聲響。如果人生只能這樣,我們不能帶走什麼。至少,還能留下些什麼。

一個老人的回憶,也許太深太沉,叫人心酸,因為他們沒有未來。

一個青年的回憶,也許太輕太淡,是青澀的。我們還有那麼遠的路要走,似乎不該把目光投向過去。

我想說,回憶是對某一個片斷的小結,是對某一些經歷的盤點;是自省,是參悟,更是修行。它讓我們對生活更清醒,更投入。也許,正視過去,才是對現在的尊重。

回首也許不必是留戀,它是獨自上路去尋找自我的一場旅行——一個人的旅行。那些從泥淖中走出的踉蹌腳印,已經凝固成斑斕的圖案。路過的、錯過的,已成青春的背景上隆重而華麗的色澤。

——

公車上是我最慣於愣神的場所,也許是它那不規則的抖動震裂出時間的豁口。那些相似的顛簸,相似的疲憊,朝我的腦海奔湧前來。穿越車窗上虛實重疊的人影,我看見的卻是遠方——某個同樣擁擠的公車上,那個疲憊不堪的外鄉女孩醫研美,她像一個不和諧的音符,謙卑地想把自己藏在別人的鼎沸中。

誰會聽見,她正喃喃溫習著鄉音:“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那是村子的上空四處流動的傳喚之聲。在遭遇了風雪之後,一切與家有關的聯想都顯得感人肺腑。



六年過去了,再回首這段感情,我是感謝他的。我相信人生中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在幫助自己成長。是他讓我明白:一個人要配得上自己所受的痛苦。是他告訴我:好好活著!

……
[ 投稿者:traditionaly at 22:48 | traditionaly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39.64/a15985/0000550430.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39.64/archives/0000550430.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6 x 3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