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7年02月13日
夏日的暑氣從晨暮間悄悄隱退

 西風吹起,初換秋衣,秋天的清晨,空氣裏彌漫著破曉時的寒氣,有一絲涼涼的愜意和一股明淨誘人的味道,透過東方天際浮現的一抹微微晨光,撩撥窗簾吻上熟睡的臉龐Pretty Renew 黑店
 
  九月,薄涼,全然已是秋的模樣!陽光也收斂了它任性的光芒,透過澀澀泛黃的枝葉傾瀉而下,變得柔和而清透,幾許秋色宜人,天空變得高遠,雲朵更是錯落有致,層次分明,點綴著秋的顏色變幻成最美的一抹。
 
  天高雲遠,秋風爬上樹的梢頭搖曳著追趕,吹散了蟬鳴吹走了鳥群,吹低了溪水吹黃了樹葉。“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似乎,這是一個詩詞最多的季節,不知道古代的詩者,是以什麼樣的心境描寫秋的,是離別、悲傷還是惆悵?“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循眼望去樹樹皆秋色,風起時,不知何故心裏一陣悽惶,一葉落而知秋將至,秋至雁南飛,滿城盡染落葉的淒涼和離別的感傷。
 
  秋風多,雨相和,秋雨綿綿如煙如霧懸在半空中宛若一個講不完的故事。隔簾聽雨,聽雨滴打在屋簷上,落在芭蕉上,然後掉在地面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響,像一個個跳動的音符,時而低回婉轉,時而悅耳清脆,在天地間彈奏出悠揚的樂曲。聽雨,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心情,“夜窗聽雨話巴山,又入瀟湘水竹間”是一份美的意境一份婉約的詩情;“哪堪細雨新秋夜,一點殘燈伴夜長”是揮之不去的思念又是染透孤寂的哀傷。
 
  四季更迭,時光跌落在漫長的歲月中,“秋風秋雨秋滿樓,秋月秋花入秋眸。”秋月如珪,在詩意的世界裏輕易地就“便引詩情到碧霄”。秋月冷、秋鶴無聲Pretty Renew 黑店,夜涼如水的秋,“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秋,註定了是淒美的,帶著絲絲縷縷的愛與哀愁把心事隱藏,撥開雲霧重重“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不知道,是不是歲月漸深,年歲漸長,越來越喜歡秋的厚重和沉穩,獨愛秋的淡泊與寧靜。人生如四季,賞過春花,經過夏雨,一程風雨就走到了秋天,日月輪回,在歲月的呢喃中,青春已不再,幾縷寒霜也悄悄爬上了鬢角。紅塵一世,過往浮煙,回眸點滴,那些盛世繁華,風華正茂都在風輕雲淡的秋日裏沉澱,沉溺在秋的懷抱之中,沐浴微風薄涼悄悄閉上眼眸,讓颯爽的秋風吹進坦蕩的胸懷,用生命去領悟光陰杯盞裏的濃淡悲歡。
 
  讀過白落梅的“秋水無塵,秋雲無心,這個季節的山河盛世,應該沉靜無言。秋荷還在,只是落盡芳華;層林盡染,只是愈近黃昏。而我們無須執意去收拾這殘敗的風景,萬物的存在,都帶著使命,無論起落,都有其自身的風骨。世事既有定數,我們當從容度日,奏一曲微茫,與歲月共清歡。”時光荏苒,不知不覺人生過了數十載秋,秋天的顏色,在光陰的畫軸上臨摹,秋天的味道在歲月的茶湯中濃縮。人到中年,就像秋天的果實,收穫了一份成熟,一份從容,任憑春秋置換,萬物變遷,獨守一份心靈的安然,看花開花謝雲卷雲舒。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暮色時分,獨自漫步在落葉滿徑的小巷,迎面是薄薄涼意拂身訴說著光陰的故事。撿一片落葉安於掌心,入眼是生生的疼,有人說:落葉飄落的瞬間,是天空最美的景色!而我認為,生命的魅力在經歷的過程中昇華,每一條葉脈都是歲月留下的印記,只有在繁華落盡時盡顯了憂傷和淒美!不得不說秋天是有著它獨特魅力的,沒有春的生機、夏的浮躁、冬的深沉,秋是靜謐的,質樸的,在不同人眼中有著不同的韻味。如同一盞人生的茶,萬葉不同,百味不同,浮沉之間細細品味人生濃淡。
 
  時光如流水般逝於眉間Pretty Renew 黑店,又一天的日月轉換,夜色襲來,街燈闌珊,臨風而立不勝秋寒,唯有“葉密千重綠,花開萬點黃”的一縷桂花香,慰藉心傷!巷口轉角,我回眸淺笑,大概,生命的長度就是這樣,歲月帶走了春夏迎來了秋,光陰細數著輪回不畏離殤,下一個路口,不經意就遇見美好……

[ 投稿者:ganmangshya at 16:58 | 寵物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18.21/a08093/0000525650.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18.21/archives/0000525650.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1 x 2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