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7年09月13日
雨水漫過的幽歌

晚霞褪去了,內心此刻無比寧靜。黃昏,那以歲月為首最純澈的喜悅生動,一個人往前走,更想得到的踏實與穩定,時光晶織,化木純心,追風感動每一程。感動世間真情的純澈,往昔點滴輪目。無論有多少悲欣,都有微笑。

入夜甚聽老歌,寫那些未知和路過的故事,永遠有那些單純的傲骨和自得。每夜要很晚才能入睡,相伴相依的無邊寂靜,仿若空氣一樣的冽,前方有若前世的浩渺。我喜歡那清冽的獨自一人,和光陰一樣清。生活就是一場風,一場雨,漫長而又短暫過的盛夏,在秋來密集的黃昏,在陪著最好的知己行歲,懂我戀我著喜行入境,夏去秋來,秋來冬去。

靈魂與時光也在前行,在一步一步往前。行走春風秋月的寂靜,無言到不忘時光在漫無邊際著過去。不用向世俗討好,我就是我,很安靜,很光芒,很獨自。我就是我,所有喜怒,爭吵,不用像誰解釋,只在天地空明。

有些鋒芒,有些安然。有些頹廢,有些失意。有時候我很親熱,有時候我很慵懶,有時候我也很頹廢。生活就很如此,眼神裏全是靜好,而眉梢裏佈滿荊棘,哪知怎樣才是生趣,哪知怎樣才是最好,或是還好。熱鬧總是短暫,寂寞才是長久。請容我堅韌在時光中蹉跎與等待,朝夕相暮朝朝暮暮。活成自己的樣子,我喜歡的樣子。

從不懂的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一天過著一天簡單的生活,人心被滌蕩的更累更老。說每句話做每件事都得小心翼翼,所有人所有事都看不清理不明。人是最高級的東西,他(她)可把最邪惡的一面偽裝的更遠更深,惶恐不亂暗諷你的幼稚和俗氣,從此話題並無新事。從此你清冽的眼神是和自己交談,和明月的涼寂。

恨一個人可以恨到視生如死,恨到來生,恨到永不相見。而喜歡的人,卻喜歡生生世世極盡歡喜在他們身邊。恨是在精神,在移至,不可超越的極限,就這樣恨過一個人。他並不異性,在心裏,在不經意,陰魂不散,以為忘記了,但忽然又想起,還是在恨,還是要恨,恨到無視,無聲。一輩子不原諒。
[ 投稿者:smallhillside at 11:06 | おもちゃ、お友達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15.80/a03758/0000538623.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15.80/archives/0000538623.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9 x 8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