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こ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2015年06月17日
愛情和人生一樣


DR-MAX
DR-Max
DR-MAX




人生最低處有一個好處,就是無論從哪個方向努力都是向上。拂去外表的塵埃,你便看到了生活的真諦。像不存在美與醜一樣,這個世界上落滿塵埃你感動,所有的醜陋與善良都是裝飾品。每個人都遵循得失守衡的規律,我們在一個地方失去了,就一定會在另一個地方找回來。

世間事舊得不能再舊了,卻依舊落花流水,年年春光複新。光是時間的波紋,雨從裏面落下來。給人帶來最大快樂的是人,給人帶來最大痛苦的也是人。人是一種講究實際的植物,他忙著給自己澆水,施肥,結果實,但常常忘記了開花。人又是難變的。走遍天涯海角,誰什麼樣還是什麼樣,改變的只是場景和景色。

愛情像罌粟,罌粟是一種極美的花,且是一種極好的良藥。但用之不當時,竟然也可以是致命的毒品。人生中一些極美極珍貴的東西,如果不好好留心和把握,便常常失之交臂,甚至一生難得再遇再求。有時這些逝去的美好會變成一把鋒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在你心上剜出血來。

人生不過是家居,出門,回家。我們一切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和企圖,不過是靈魂的思家病,想找著一個人,一件事物,一處地位,容許我們的身心在這茫茫漠漠的世界裏有個安頓歸宿,仿佛病人上了床,浪蕩子回到家。人生最可拍的境況不是貧窮和孤獨,而是喪失愛的能力,以及一顆尊重之心。

是一次冒險,是一次以死亡為終點的單程旅行。我不認為活八十歲比活六十歲更幸福,當生命的活力像潮水一樣退去,長壽是一種懲罰。

很多個閒散的午後,在陽臺的沙發上,一個安靜的男孩,把紅塵中悲歡離合寫成一幅幅散淡的畫。
[ 投稿者:私たちは歩い at 16:17 | srwdsfgdsfhydt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5年06月11日
光明正大剛直無邪

Photo
魚肝油 dha


紅樓小院,珠簾半卷,一曲琵琶,一聲笛,誰唱《西洲曲》?東風幽怨,梨花帶雨,寂寞海棠胭脂濕。半生天涯路,執手滄桑情。水流雲遮,桃源望斷,亂山深處,燕子雙雙飛。紅塵多少事,只合臨窗聽,一半給了風,一半與了雲。—
閑來無事,泡一壺茶,躺在陽臺願景村人生課程的懶椅上,一邊休憩,一邊閑讀。案頭擺著幾部書,一部唐宋詞,一部四庫,一部紅樓,一本明代洪應明的《菜根譚》。每有會心處,拍案稱奇,連呼痛快。偶有感悟,隨筆幾下,續成文字。我手寫我心,我心任天然,片言隻語,猶如夢囈,不為人懂,只為我心。是非功過任人評說,不爭不辯,一切隨緣。

月盈則缺,水滿則溢,殘缺即完美。辱行汙名,不必全推,無須太過追求完美,無須把事做到淨絕。登峰造極,必臨深淵;盡善盡美,必墮瑕疵。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高中數學補習。清靜的蓮花,是開在淤泥之上的。淨從穢出,明從暗生,有高山必有深谷,有手心必有手背。只要有一顆包容的心,海納百川,和光同塵,就可以成其浩瀚。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粗茶淡飯,清心寡欲,冰清玉潔,無非都是錚錚傲骨的王者。錦衣華服,山珍海味,貪圖享受,必然淪為奴顏卑膝的賤人。高貴與卑賤,不在物質,而在心靈。

菜根譚說:“不貪,就是白衣的卿相;貪吝,就是華服的乞丐。”只要擺脫世俗的利欲就可以躋身名流,只要排除世間的干擾,寧靜心神就可以超凡入聖。淡中有真味,平中見奇偉。玉韞珠藏,韜光養晦,虎臥山崗,龍潛深潭,靜水流深。祥和,豁達,樸實,本真,就是高貴。不爭,不辯,明機巧而不用,曉利害而不言。富多施捨,智宜斂藏,謙虛有禮,不露鋒芒。寬厚待人,知足是福,耳聽逆言,心納萬象。天下之大莫過包容,悟道,修心,悟的是平常之道,修的是一顆包容的心。

道者應具木石心,禪者應有水雲趣。放下功名富貴心,便可脫凡;放下道德仁義心,才能入聖。超越天地外,不在名利中,清虛恬靜,養浩然之氣。去除妄心,徹見本性,才能表現出大氣概。——水落石出,山高月小,鳶飛魚躍,曠野清風。把宇宙放在心中,心就比宇宙更大。把自然放在心中,心就會如自然一樣生機勃勃。人生到最後,比的是境界。境界越高,心胸越博大。心與自然合一,心即自然。心與佛合一,心即是佛。純淨素樸,天真無邪,有一顆赤子之心。打開心與自然的界限,不再有內外的分別。就會雲水禪心,自在來去。
[ 投稿者:私たちは歩い at 15:54 | srwdsfgdsfhydt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5年06月05日
微笑面對生活
你對我真是照顧得無微不至,下雨時你會接我上下學,晴天你會帶我去很多地方,還會染髮焗油想很多的辦法逗我開心,有好多次我都想笑出來,但一貫的沉默和安靜讓我一次次的忍住了,看看你挫敗的臉和垂頭喪氣的神情在所有人的眼裏我們就是一對情侶,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而你真的想我表白了,我亦沒有做聲,你說我不說就是答應了,於是你在我沉默的時候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當你想要將我擁入懷中的時候我推開了你然後逃開了,你緊張的跟在我的後面,害怕我出事,還好我並沒有出事,而是蹲在了家門口,將頭埋進了膝蓋,瑟瑟得發抖,淚水也在不知不覺中滴落下來。你追過來的時候我還落著淚,你將我扶起來,輕輕地擁抱著我,生怕弄疼了我,這一次銅鑼灣 髮型屋我沒有推開你,因為我感受到了你的體溫,你一邊安慰我一邊拍著我的背:“乖~不哭了哦,沒事了!別哭了,不然就不漂亮了哦···”過了一會你伸手將我滿臉的淚水撫去,然後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塊糖放在我的手裏,我沒有拒絕,從認識你的第一天起你每天就送我一塊糖,雖然我沒有再拒絕接受它們了,但是我依然從來都不吃它們,都被我放在了抽屜裏,和日記本鎖在了一起,但是你以為我已經吃完了,多以你在下次仍然會溫柔地給糖我,我實在不忍心拒絕你,所以接受了。


很多時候我都會將那些快要融掉的糖送到孤兒院裏面,看到那些孩子們微笑的臉龐,我笑了,是那種你從來沒有見過我發自內心的笑容。雖然我捨不得把糖送出去,但是我更捨不得等到它們融化然後扔掉。我停止了哭泣,你知道我哭的原因銅鑼灣 髮型屋所以你更加擔心我,你做了很多鬼臉想讓我忘掉剛才想起來的事,可是你都不知道你扮鬼臉的樣子有多醜,可我不想看到你失望的眼神,所以我很配合的給了你一個微笑,望著我笑了,望著我笑了,你也咧開嘴笑了,我在那一刻起似乎聽到了陽光的聲音,在這一刻我開始認真地觀察你,你的微笑讓我有一種安定。你對我關心和照顧是我慢慢得走出了那道陰影,而且似乎已經習慣了生活中有你的出現,不知不覺間你已經在我心裏佔據了很重要的位置,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

我曾經問過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說我哭泣的樣子會讓人心疼,我偽裝得很堅強,讓你有一種想保護我愛護我的衝動,更加希望我能夠走出陰霾,聽到你的話語我真的很感動,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該去相信。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你一直都是陪在我的身邊,你幫我一起將暈倒的奶奶送到了醫院,你幫我一起照顧奶奶,你會逗我開心,讓我暫時忘卻煩惱····真的,這個世界上恐怕再也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了,因為那次的傷害之後,我不再去相信任何人了,而你是個例外。
[ 投稿者:私たちは歩い at 15:18 | srwdsfgdsfhydt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5年06月01日
曾經你給的快樂
你走的太遠,我想的太近,受傷了,滴淚了,不曾說出後悔的灑脫,我有那麼一刻心,我有那麼兩滴淚,難道,難道淚許智政醫生水還比跑車跑的快,難道心跳沒有別墅好,閱讀,還是一個約不住,你那燦爛的美貌,是我花開的淚烙,說了一個月,笑了一個約.愛情,能告訴我你的名字,撕心裂肺的痛會讓我去夢,難以抓住的念會撒了一地,女人,一個美好的女人,讓我愛上一個不能再見的心,等也醉,問也淚,不找不約會傷悲,不能說我錯,流淚才是對你最好的關懷,傷心才是對你無微不至的守護,你曾走,我心不離,我曾去,微笑已走,何必有個奈何橋的三生不相見,何必有個人生的傳說不再約,你走好,我繼續流淚,唱情歌,還是孤獨的枯萎在昨天的相送裏.誰搶了那個“我愛你”的臺詞,我卻用淚水不能說,我卻用悲傷不能再見你的微笑,那個好命的人,用跑車,還是用微笑,欺騙了你一輩子,我用一輩子等,我用一輩子念,念了一個再也不見,臺在人走,花開一影,好人,那個奪走愛人的微笑,是傷人的刀,還是撿人的笑,我哭的遍地鱗傷,我笑的刻骨銘心,愛人,愛人,愛上那個被別人愛的人,愛上那個不能再見的人,愛,說不出你的微笑,情,說不出那個見你的人,人,看不見你是否健康溫暖。
  
你是我人生的橋,讓我砍斷了心中的愛,我是你心中的過客,看到的微笑,讓我一輩子保存,記憶的溫暖,那麼寒冷,那麼簡單的告白,一段灑脫,無法挽救開始受傷的心,一份淚水,無法拒絕你送信的微笑,好好珍惜,卻無法拒絕黎明的挽留,好好隨意,卻無法離開傍晚的燭光,人太苦,心無辜,孤單的國際學校插班思念兩行淚,淡泊的相思一片醉,你不知,你的高樓大廈,我的咫尺相思,我的陌路天涯,你的跑車別墅。你的微笑把淚水帶走,我的思念把心意呈現,你看不到我的淚落,我聽不見你的西遊,告白,還是告別,也許就是那個微笑的打鬥,讓我一輩子逗留,逗留在等你的街口,哭泣著奔跑的速度,我,我說不出溫柔,我,我看不見傷口,那個,那個不屬於我的心,我要,我要付出一輩子的保留,愛意的照片一直轉彎,表白的淚水難以再見,何必,何必讓我說不出苦,哭不見你擦淚的逗留,一分鐘,還是一個微笑,讓我下輩子不能保留。你是大海,我不是狂風,我是高山,你不是厚土,曾經咫尺,現在天涯,一個是淚無期,一個是笑不知,聆聽風的聲音,我有閱讀的心跳,改變相思的味道,讓我飲了一杯愛情酒,這個名字看不見,那個花朵夢不著,你是否,能再次給我一個離別,我是否,是否能讓思念加長,讓那淚水去珍惜眼前的畫面,話一個你,話一個我,畫出你我的再次相送,畫出你我的再次離別,你走進畫中,我用心滴墨,我是你給的緣,你是我給的畫.
  
我有一顆為你流淚的心,你有一個讓我不能再見的緣,若說三生,再講奈何,說一個,道一片,淚水已經埋葬我的心,不是我無法珍惜,不是我無法改變,而是我不路過你這道橋,就不能體會你給的愛情。愛上快樂,我卻用承諾去釀造一個人的毒酒,愛上悲傷,我卻微笑著喊出愛情的名字,愛,一個看許智政醫生不見,心跳不能再見的約,情難見,約難纏,明白的人會受傷,讀懂的人會流淚,那個,那個給你微笑的人,這個給你愛情的心,你選擇了微笑,放棄了愛你的心,若是真的,可是我卻不能選擇我面對的愛情,那份約,還是我祝福留下的愛意,那個人,那個人,卻能體會你給的悲涼。天空的畫面,送你走的那個再見,是我一生的想念,給你一個畫面,給我一片淚水,我不能為你的微笑而流淚,卻不能等待春天就悲傷,何必有約,何必承諾,我不是你的包袱,你卻成了我一世的追逐,好人,那個愛你的心在單身的孤獨擦淚,那個等你的心一直為你問溫算暖,就算東風來,就算下雨落,心為你送衣,念為你打算,可是想起,想起你的微笑就要留下幾滴淚,想起你給的離別就要沉默幾分鐘。
  
[ 投稿者:私たちは歩い at 17:11 | srwdsfgdsfhydt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