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7年06月27日
美白的誤區你觸碰了嗎
誤區一:全力清除肌膚底層黑色素
診症:角質層囤積的黑勢力,會影響美白成效
糾錯:想要“淨亮、透白”,只是一味地抑制黑色素母細胞生產力是不夠的!因為部分在大量紫外線刺激下急速生成的黑色素,要是無法順利被肌膚代謝排出,會在表皮角質層形成一股“黑勢力”。最新研究發現,應該搭配以去角質或含酸類複合物的煥膚組合來清除老廢表皮物質,而選用美白系列卸妝、潔顏產品,也有每日替肌膚溫和“掃黑”的一步
誤區二:面膜天天敷到一滴不剩
診症:每週2次,每次10分鐘就夠了
糾錯:如泡面般簡單方便的面膜,能提供短暫的速效美白。雖像雞湯般濃縮了保養精華,但因肌膚食量有限,每週兩次用來做沙龍級加分護膚已足夠,時間以10~15分鐘為限,敷太久會令肌膚水分蒸發,反而讓肌膚變幹。
誤區三:成堆美白品 沒有防曬品
診症:日曬是造成你美白無效的元兇,抗氧化、防曬得要並進
糾錯:買來的美白保養品剛使用前期看來頗有效,然而後續似乎又黑回來些,皮膚科醫師分析,最大可能出在只努力美白,防曬卻很隨便,肌膚繼續受到陽光紫外線刺激,當然前功盡棄。
誤區四:濃度越高 美白效果越好
診症:傳輸系統更影響了配方能否深層作用,發揮效果
糾錯:一味地追求高濃度,若無法被肌膚吸收深層作用,效果同樣打折扣,還得面臨可能的刺激傷害。用了美白保養品卻效果不好。新趨勢是用與細胞構造相近的載體包裹配方,適量濃度就能被肌膚輕易接受,深層發揮作用。
美白的誤區有面膜天天敷到一滴不剩,濃度越高美白效果更好!這是錯誤的奧!每次面膜十分鐘就可以!要不美白護膚就沒效果啦!美容的美眉要記住奧!
[ 投稿者:bbakuqh at 11:46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6月09日
推薦幾種可以讓女人美白的妙招
1、曬後禁用熱水洗臉
曬後的肌膚要避免用熱水洗臉,因為曬後肌膚比較脆弱,用熱水洗臉會讓肌膚的毛細血管擴張、充血,肌膚出現紅斑或曬斑。為了避免這樣情況的發生,洗臉做好在等待肌膚常溫狀態下,用涼水來清洗面部肌膚。達到給肌膚鎮靜消紅熱的效果,還能預防黑色素的沉澱激光脫毛 Gentle LASE
2、補充維生素
補充維生素A、C、E等,不僅能調節人體性能和進步免疫力,還能改善皮膚組織,抑制色素沉著,因此多吃富含維生素的水果及蔬菜,如番茄、山楂、橘子、捲心菜等,能為肌膚及時補充活力。
3、多喝水
其實最簡單方便的美白方式就是多喝水,很多人可能認為喝水對美白沒有太大效果。但是要美白就要注意水分的補充,適度的給細胞補充水分可以把體內的老舊廢物一併帶走。通常紫外線照射會使皮膚底層的麥拉寧黑色素增生,通過適量補充水分促進新陳代謝可以使之較快移除,這種方法比保養品從表皮補充水分來的實在restylane 保濕針
因此,針對皮膚的美白保濕,女性朋友需要做到禁止曬後用熱水洗臉,補充維生素,多喝水等。運用這些美白的妙招,結合良好的生活習慣,使用正確的護膚品,這樣內外結合,持之以恆,才能使皮膚變的白皙Neo skin lab 美容
[ 投稿者:bbakuqh at 15:43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6月02日
重理還是重事,乃智愚之辯
人們遇到棘手的事情,指導應對方法的不泰國曼谷自由行外乎兩種原則,一種是嚴格信奉基本原則,根據已經掌握的理論行事,如果行不通,從遇到的事情中找原因,不會去懷疑理論。另一種是不管理論如何,只根據具體情況採取措施,只要有效,即便悖於既有原則也無所畏懼。

兩種態度產生了兩種主義,前者叫做原教旨主義,實質上就是教條主義,後者被稱為實用主義。

事與理往往有時合拍,有時不能合拍。不合拍現象發生在非自然科學領域居多。為什麼會不合拍?因為理總是過去式的、僵化的,而事是永遠新鮮的、進行時的。馬克思主義關於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主張城市暴動,奪取政權。蘇聯十月革命根據這一理論,通過城市暴動取得成功,於是“城市暴動奪取政權”的理論得到驗證,成為雷打不動的指導原則。但這個“理”在中國卻與事不合拍了,城市暴動每每失利。唯有毛澤東拋開既有理論,根據實際找出另一種解決方案而取得成功。美國獨立後,政權形式採取了多黨民主制,導致社會的經濟繁榮,於是民主就成了普世價值,是取得經濟繁榮的必要的治理形式。西歐諸國紛紛仿效,同樣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經濟繁榮。但是如今照搬西方民主的發展中國家卻是一片混亂:美國用武力把民主塞進去的伊拉克,現在的民眾幸福感遠不如獨裁的薩達姆時代,顯然,機票查詢理與事不合拍了,需要另闢蹊徑。

可以得出結論:你根據理論出發而設計的解決方案,極可能解決不了問題,而能解決問題的方案必定從事實出發,但可能與既有理論相悖。清朝末年搞洋務運動的時候,阻力很大,因為統治者認為學習了西方那一套東西,就會推翻他們的統治,但有些人認為如果不搞洋務,中國就永遠落後,永遠挨打。在這種兩難情況下,張之洞提出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口號,使得雙方皆大歡喜,大大減少了洋務運動的阻力。但是嚴複跳出來說,“中體西用”的理論是說不通的:你的全套行頭都是西方的,西裝革履,一口洋話,叼著雪茄,喝著咖啡,你的身體可能是中國的嗎?當然不可能。嚴複說得一點不錯,“中體西用”是一廂情願、實際行不通的口號。但事實是,這個口號儘管在理論上說不通,卻在事實上推動了洋務運動的發展。你能得出嚴複思慮嚴密,張之洞缺乏推理能力的結論嗎?當然不能。而張之洞與嚴複在解決問題的能力上,高下立判。

宋初宰相趙普遭到許多讀書人的嫉恨,都說趙普讀書不多,所讀的書僅只《論語》而已,如此陋寡聞,怎麼可當宰相?宋太宗趙光義就這個問題詢問趙普。趙普說:“臣平生所知,誠不出此,昔以其半輔太祖(趙匡胤)定天下,今欲以其半輔陛下致太平。”於是產生了“半部論語治天下”的說法。許多糊塗的後人都用這句話來說明學習儒家經典的重要性。其實趙普顯然說的是譏諷話。意思是:是呀紙尿片邊隻好,我不讀書,我所知道的都是論語裏的東西。我用半部論語就幫你哥哥平定了天下,我現在再用另外半步論語就能幫你創造一個太平盛世。——言外之意是,那些譏笑我不讀書的飽學之士能做到這些嗎?趙普的意思很明顯:讀書再多也都是前人的死知識,解決問題才是真正的活知識,才是致用的真學問。飽讀詩書極可能百無一用;讀書有限,也可能經天緯地。

其實趙普的成功根本與《論語》無關,也跟讀書多少無關。這是注重事功、一切從實際出發、不拘泥於既有理論的思維方式的成功。但可悲的是,趙普說的譏諷話卻讓後世儒家用來作為化妝品,在臉上塗抹了1000多年。誠可悲哉!
[ 投稿者:bbakuqh at 15:31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5月18日
抑或是無動於衷的情緒?
初春時節,總是煙花盛開的季節。
走在四口圳向晚的陌上,天空由淡青色變成靛青色,清晝慢慢的隱入時間流逝的韻致裏,而夜,也將門楣遮上了那大腸癌 標靶藥道簾子了,是煙青色的。
向西的武夷山隱入了那道簾子,向東的鼓浪嶼隱入了那道簾子;向左的野地裏,鳳凰木隱入了那道簾子,向右的田園裏,三角梅隱入了那道簾子,……那些清晝時節裏染上的七彩顏色,綻放在枝頭的綠肥紅瘦,搖曳在乍寒的春暖中的樣子,都已是隱入了那道簾子了,是煙青色的……
新年的鐘聲響起,煙青色的夜深處,這一季的那一束煙花開始綻放在這一季的天空裏。
雲天裏,有劈劈啪啪的響,如深山溪水間,石擊中流的聲音,也如風過門扉時珠簾卷起的音質,……循著聲音看去,蔡加讚煙青色的夜如一潭清池,偶爾被投進了一顆石子,小小的一粒,便驚起了點點銀亮的波漣,——第一朵煙花綻開了,隨之的是,一串串的煙花,盛開在雲天煙青的底色上,如崖壁上佈滿的露水裏的青苔與七色藤蘿,反射著天光,赤橙黃綠青藍紫,忽閃著璀璨陸離的光芒,星星點點,投影在水面,遊移在皺纈的波紋中,彷如輕舟蕩過,驚起一汪清睡似的夢;亦如西溪之畔,西子的纖纖素手在其中洗滌雲裳的輕柔,……。
瞬滅的煙花劃過的雲天裏,遺留的餘煙,亦如流水與煙青色的石岩相碰,驚起的一暈水霧在夜雲間,縈繞彌漫,使這幽深的夜空充滿神秘與誘惑。
煙花,瞬間的明滅,銷魂,開放成一季不一樣的花朵。
也許,每一個季節都會有一朵花是與之相襯的,都會有它最美麗的的那一刻或那一瞬,就算是短暫的,——正如煙蔡加讚花盛開於春節,荼蘼綻放於春盡,曇花一現於夏夜,雪花悄掛於冬枝,雖不是最美的,亦不是最驚豔的,但總是能生長在那個屬於它的季節,綻開得繁麗而燦爛,為一個季節的榮光添上那一抹屬於自己的亮色。
這一個節氣的夜,在等待煙青的顏色,而我,便等待一個花開的夜。
有時,也會問,這個季節的煙花,也會如舊年似得再開麼?
這個季節的夜,涼如水,我走在陌上,影子是煙青色的,飄忽在煙青的夜色裏,而我便在這季節的煙青色裏,努力尋覓著你的樣子,——煙花開放的季節,離你最近的,是我的心!你可知?
我就知道,煙花終是會開放在這個季節的,就像你舊年的樣子,棉麻青花衣的背影,如彩繪在元瓷白底上搖曳的青花,也如雕刻在和氏璧上的輕柔銀刀,更如描寫在洛陽紙上的三都賦的深情文字,……
想起了,曾經的那些季節裏的煙花,還有煙花裏的你的樣子,開放過,絢爛至極。
這個季節,我站在時光的門檻,藏一份寂寞的歡喜於心,一抬頭,便遇見了你初時的明媚,像一束煙花燃放在這個初春的節日;而我便不再是那個流離異鄉的客子,應是你某日久等的歸人!
我想,季節是懂我的,靜靜的喜歡就好,不必感動,也用不著感激,真摯的情懷,就是普通生活裏不滅的煙花,就是夜深人靜時仍然怦然綻放的溫暖。
有誰知道,煙花的季節,是經過多少流轉與曾經,又是經過了多少沉澱與感恩,才能再次與我們相遇,就像你與我的遇見,要在相約的時間,相約的地點,相約的深情,才能遇到相約的那個人,而這樣的相約,又得等待多少季節呢?很多時候,有些虔心修得的相約,也僅是一場荼蘼的花事,在煙青色的夜深處,一低頭,瞬間,便不再見得。
是呵,當季節燃落了煙花,當歲月凋零了花瓣,誰是誰曾經的誰,誰的臉還是誰曾經臨水相顧的容顏。當歲月蹉跎了煙花易冷的季節,誰還可心不微瀾,不想念春天裏那一朵桃花的美好?誰還能寂然獨坐,不懷念曾經相約的那一句誓言?
有些時候,季節裏,有太多的來不及,相約未必相會,一生僅此一遇罷。
想起了唐詩中那最動人的一句“唯見江心秋月白”,一個“唯”字,又讓人徒添了多少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愁緒?
不記得是在哪本書上,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句話,——因為年輕,所以有太多無疾而終的感情理不清頭緒,有太多措手不及的責任沒有勇氣承擔,而那些細微的情緒又絲毫經不起等待,它轉瞬即逝。誰會知道一個轉身就是永別,……一切如過眼雲煙,來時如煙花般令人驚喜,去時卻不在夜空留下任何痕跡!
抬頭看著煙雲漸散去,心頭多有些惆悵,是呵,那一朵瞬間開放過的花,或許是卑微的,在某一個季節的角落裏,悄悄的開落,是寂寞?是歡喜?抑或是無動於衷的情緒?
[ 投稿者:bbakuqh at 15:31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5月05日
巨兔放冷凍箱疑飛行途中猝死 聯合航空賠數萬美元求和
【本報綜合報道】美國聯合航空公司被指疏忽把一隻巨兔放入冷凍箱中,令牠疑在飛行過程中身亡。英國傳媒果酸換膚報道,英籍養兔人愛德華茲已得到聯合航空賠償,金額達數萬美元。這是聯合航空繼強扯華裔醫生陶大衞下機事件後,一星期內第二宗備受矚目的和解案。


曾是《花花公子》女郎、現年六十五歲的英籍養兔人愛德華茲,早前把巨兔西蒙(Simon)交予聯合航空,從英國送往美國的新主人手上,但西蒙疑在航機中死亡,愛德華茲指控聯合航空職員疏忽令牠凍死。英國傳媒指,聯合航空已與愛德華茲達成和解,換取她不再向外界講述事件,並且不向外公開賠償金額。
強扯乘客落機 賠償額無公布
愛德華茲回應事件,表示多謝外界關心,並稱滿意聯合航空的解決辦法,不會再談論事件。聯合航空則表示,為事件感到難過,已與愛德華茲合作達成滿意的解決方案。西蒙的價值為reenex 效果一千八百鎊(約一萬八千港元)。
早前聯合航空強扯華裔醫生陶大衞落機,引發全球關注,近日雙方和解,賠償金額同樣沒公布。美國國會眾議院日前召開聽證會,討論陶大衞事件,議員促立法管製航空公司對待乘客的膠原蛋白方式,包括禁止公司胡亂作額外收費。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504/00176_030.html
[ 投稿者:bbakuqh at 14:19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4月24日
朝鮮或將在建軍節前後有所動作 各國都嚴陣以待
25號,朝鮮將迎來建軍節,外界普遍猜測,朝鮮或將在建軍節前後有所動作,各國都嚴陣以待。不僅有我們剛剛提到的,美國與韓日兩國加緊軍演。還有消息稱,俄羅斯部隊也tr90 價錢已經進駐到了,朝鮮邊境。雖然中國方麵呼籲各方,要保持克製,冷靜處理問題,但顯然,目前的半島局勢、仍然十分緊繃。
朝鮮發佈的聲明,讓敏感的東北亞神經繃得更緊,而25號朝鮮將迎來建軍85周年的紀念日,由於朝鮮有在重要的國家節日前後。發射導彈或進行核試驗的慣例,因此,隨著時間的逼近,各國都不敢掉以輕心做好充足準備。
朝鮮的一舉一動韓國首當其衝危機感自然實德金融最強,韓國軍方連日來保持備戰狀態,而為防止朝鮮挑釁而進行的,韓美聯合軍演也將持續至4月底。
而作為朝鮮最大對手的美國則是持續監察朝鮮動向,美國的朝鮮研究小組近日公佈的朝鮮豐溪裏核試驗場的衛星圖像顯示,該實驗場有情況不明的小規模活動。美方表示,朝鮮處於隨時可以進行核試驗的狀態。
美國一麵留意朝鮮動向,一方麵則加強與日本的海上應對準備,日本的兩艘護衛艦開赴西太平洋,與美國的“卡爾果酸換膚文森號”航母戰鬥群進行聯合軍演。之後將北上接近朝鮮半島海域,以此牽製朝鮮。
而與朝鮮接壤的俄羅斯,也做好應對準備。據外媒報導,俄羅斯大批地麵部隊移向朝鮮邊界,而大量的重型裝備,包括戰車及道爾導彈係統,都陸續被運往邊界方向,但俄羅斯方麵拒絕回應相關的報導。
在半島局勢緊繃之時,中方重申全麵、平衡執行安理會。針對朝核問題決議的立場不變,呼籲各方保持克製通過對話協商,實現朝核問題的和平解決。
半島局勢不斷升溫,一旦真的爆發衝突,沒有哪個國家能夠全身而退和平談判才是唯一出路。
澳亞衛視 林冰蓮 綜合報導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international/2017-4-24/news_content_156690.shtml
[ 投稿者:bbakuqh at 15:39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4月05日
國泰客機漏油機場緊急戒備 135客受阻3小時
機肚漏油,國泰航機又「跪低」!因管理不楊婉儀幼稚園善,而從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名榜節節下跌的國泰航空,一班飛往上海編號CX368的A330型號空中巴士,因機肚有燃油滲漏,令135名乘客行程受阻3小時。有乘客因行程受阻極為不滿。今次已是國泰在過去10個月內,第5次出現客機漏油事故。

該客機原訂今晨8時35分,由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飛往上海浦東,惟於8時15分,客機停泊在南停機坪,135名乘客登機後,航空公司維修人員進行起飛前檢查時,卻發現機肚位置漏出燃油,立即通知機場控製塔。

機場管理局接報後,隨即通知消防處協助,多輛消防車趕至現場拉喉戒備,維修員亦到場搶修,機上乘客需要全部疏散落機,需要返候機大堂等候,直至11時30分,才獲安排乘搭另一架客機繼續旅程,較原訂時間已延遲3小時起飛,於下午2香港如新時10分才抵達上海,有乘客因行程受影響感到不滿。

國泰航空發言人表示,涉事客機在起飛前發現燃油滲漏情況,遂安排機上135名乘客轉乘另一架客機於上午11時30分出發,並於等候期間為乘客提供餐券,國泰正調查有關故障原因,並對乘客致歉。機管局發言人表示,於早上8時15分接獲報告,指該離港客機有輕微燃油溢出,消防其後到場戒備,機場運作不受影響。

國泰客機漏油事故屢有發生,最近一次發生於今年2月18日,國泰港龍一班由香港飛往日本東京的航班,優纖美容好唔好在160名乘客登機後,始發現左邊機翼漏油,全部乘客需疏散落機,行程受阻約2小時。
原文地址: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404/bkn-20170404092006286-0404_00822_001.html
[ 投稿者:bbakuqh at 13:30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3月07日
「13座牛雜」老闆洗黑錢判監40個月
【星島日報報道】曾為知名小食店「13座牛雜」其中一名老闆林偉文,於2009年至2012年間利用名下的離岸及本地優纖美容好唔好公司戶口,協助小學同學清洗逾1.1億港元黑錢,從中獲得53萬元報酬,他早前在區域法院承認三項洗黑錢罪,法官指洗黑錢是將犯罪得益合法化,鼓勵犯法,而被告的角色在本案是不可或缺,加上涉案時間長逾30個月,有一定國際元素和計劃,遂判監40個月。
案情指,報稱公司董事的被告林偉文(51歲3m濾水器)在2009年5月至2012年3月期間,透過三個百事利環球有限公司及騰博集團有限公司名下的戶口,處理約1.1億港元黑錢,並將錢匯到內地、以色列、塞浦路斯跟團去韓國及法國等地的帳戶。
[ 投稿者:bbakuqh at 15:45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2月28日
最愛的人成了別人的“金絲雀”
1997年我大專畢業,兜裏揣著3人民幣匯率50元來深圳找工作。開始心比天高,有個公司讓我去做人事經理,月薪800兒,我還說再考慮考慮。這樣挨到了山窮水盡,還沒能找到個好工作。那個星期天,我只剩下最後的15元錢,我上街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對她說不知道明天會睡在哪里,明天的午餐在哪里,這麼說著北海道旅遊,眼淚就流了出來。這是我來深圳感受最深的一天。
當然,第二天我就在人才市場找到了工作。站穩腳跟以後,又換了兩次單位,越換越好。1997年8月,我換到關外的一家五金廠做人事主管,收人還過得去。
就是在那時候我認識了梨花。她和我在一個工業區打工,我們都參加了一個業餘電腦學習班,因此相識相戀。
梨花一頭長髮,青春貌美。她說我很像她父親,我也把她當小妹看待,她確實太小,那時還只有17歲,小得我都不敢對她有非分之想。可是感情的發生是如此不受控制,當我真正感覺到對她“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時候,我們的戀情就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偏偏那個時候我們廠搬到了廣東東莞。熱戀中的分離是痛苦的,那幾個月我每週六從東莞趕來見她,周日晚上再趕回去。有時梨花晚上呼我,說特別想我。我放下電話就黃斑病變症狀上車,趕到她那兒的時候都晚上10點多了。我一直覺得對梨花不僅有愛,還有責任。她年齡小,我要特別愛護她。1998年年底,我終於又在深圳找到一份工作,結束了兩地相思。
1999年1月梨花辭工回家鄉,說回去學美容。我很思念她,而且不知道她走人美容這個複雜的行業會遇到什麼。3月28日我請了一個禮拜假,事先沒有告訴她就去了她家鄉。當梨花從美容室出來,看見我站在門口,她高興得哭了。那是愛得令人心醉的時光。我希望她能回深圳來,我們一起共度一生。
1999年5月,梨花回來了。我們租了間小房子同居,過起了幸福的日子。在遙遠的異地他鄉,我們有了屬於自己的一個小小的家,和最純真、最熱烈的愛情。
可慢慢地我發現她變了,我幫她找工作,她去上一上午班,下午就白己回米了,說不想幹。幾個月裏她沒再出去上_班。以前她是很會體貼人的女孩,知道我們都是打工_的,看見新鮮水果,一問那麼貴,就硬說她不喜歡吃。同居以後,我把工資交給她管,她轉眼就買了條金項鏈帶上,又上街買時裝。
那個月的後半個月我們只好借債度日。我跟她講我們將來還有很多要用錢的地方,梨花卻覺得男人就應該可以養活妻子。
後米她就經常到外面玩,有時我下班回來她還沒回家。我不敢再把錢交給她管,可她照樣在買新衣服,不久還配了傳呼機,說是朋友送的以後就有很多我不認識的男人呼她。
送梨花傳呼機的“朋友”是個香港老闆,姓白,我後來也認識了。他經常開車帶她到處去玩。看著梨花的變化我覺得很後悔,我不該讓她到深圳來,也許就是我害了她一生。
我決定送她回家,我說你回家等我兩年,如果不能等你就找個本分的人嫁廠,別再出來。她哭成個淚人兒,說:“我等你,你一定要來接我。”1999年7月我送她回了家。
8月份我收到梨花的一封信,信中說:“男人耍有事業,有錢,希望有一天你不要怪我自私。我一定會等你”後來我知道,寫完那封信她就來了深圳。
1999年9月17日那天,我和幾個哥們去一家餐館吃飯剛走到門口就見一個女的招著臉奪門而出,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倒是幾個朋友追了出去,喊著:“清明,是你老婆”我朝餐館裏望去,就見白先生一個人坐在餐桌旁。我頓時明自過來。
幾個朋友已經把梨花抓住了,我走過去,幾乎認不出她來。梨花的一頭青絲染成了枯黃的短髮,臉色蠟黃、憔悴,那張圓圓的臉都瘦尖了。她不敢看我,淚流滿面地用廣東話說:“你們放開我,你們認錯人了”街上很多人圍過來看,我抬起梨花的下巴,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面前站著的就是她。她看著我說了句:“我不認識你”我忍不件狂笑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梨花說她不認識我!我讓哥們放開她。他們說要去揍那姓白的,我說算了,各人有各人的選擇,隨她去吧。梨花哭著跑了。
那大晚上12點多,梨花傳呼我去了她的新“家”。那兒很豪華。她說回家不久她又回到了深圳,白先生在香港有家,又在深圳買了房,把她“養”起來,多數時候只有她一個人住在那裏,白先生還出錢讓她學美容。她哭著說,她家裏生活很困難,妹妹沒有錢讀書。我不相信,她的家人可能過得不富足,但還沒有窮到要讓她這樣賺錢的地步,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選擇,梨花還說白先生對她很好,甚至幫她洗衣服,縫扣子等。但我看她臉色蠟黃,就問她自己開不開心呢?她說:“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無話可說,只能祝她幸福,轉身走了她在我身後哭得很傷心。
第二天我去看一個國際美容美髮比賽,收集了一大堆資料給梨花、她付出的代價是如此之人,我還是希望她能為自己的將來考慮,學點本事,將來能自立。我跟她說,你跟著那個男人是沒有將來的,將來有什麼困難還可以來找我,但是我不能再接受這份感情了。我們以後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就做朋友吧。
梨花經常呼我,或打我的手機。1999年10月3口那天我們又見了一次面,她在餐廳訂了一個包房,呼我過去。我們抽了一盒煙,誰也不說話。我站起來準備離開時,她拉住我的於哭著說:“我好愛你,又很恨你,為什麼你沒有錢,為什麼你要讓我走這一條路?”她臉上流著大滴大滴的淚水,捧著我的臉親我,我能感覺到她是真的愛我,但她還是作了這樣的選擇。
這樣的見面,這樣的場合,我心裏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甚至覺得自己是個“第三者”,我真正明白到,在金餞面前我們的愛情如此蒼白。我對梨花也對自己說:‘大家都善待自己,忘掉這一段過去吧”我不希望她再傳呼我,我寧願在多年以後想起她,想起她還是那麼年輕和美麗。純潔如玉。
[ 投稿者:bbakuqh at 15:28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17年02月23日
老族長的眼力
9-150G6104920-52

這天黃昏的時候,江山村來了幾個奇怪的人,只見他們風塵僕僕,面容憔悴,一副流落逃難的模樣Neo skin lab 美容。但這並不是什麼奇怪之處,這年頭兵荒馬亂的,衣不蔽體的災民們太多了,奇怪之處在於,這幾個人中有一個年輕人雖然衣衫襤褸,但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威嚴,氣派不凡,另幾個人對他畢恭畢敬的。他們一到村子裏便再也沒有力氣前行了,當即在村頭的小廟裏歇了下來。
村子裏有一個叫魯二哥的人,魯二哥雖說歲數不算大,但待人接物相當有分寸,他的威望漸漸地越來越高。恰逢族長年事已高,身體又衰弱得厲害,魯二哥便自然而然地接過了族長的權杖,村中一應事務基本由他來作主,只是目前還沒有舉行正式的任命儀式而已。
見這幾個陌生人貿然住下,魯二哥不由得暗暗擔心:當今皇上年事已高,幾個皇子暗暗角力,一時間普天之下各種勢力暗流湧動,這幾個人來路不明,一旦結交不慎就會埋下禍根,所以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人自掃門Neo skin lab 美容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還有,以前也曾有過這樣來路不明的人路過江山村,為避免生出事端,每次都是客客氣氣地請他們早日離開,今天看樣子也要如此處理了。主意拿定,魯二哥當即叫上幾個族人帶上乾糧和水,來到小廟裏對那幾個人客氣地說:“各位,鄙地狹小偏僻,實在沒有什麼好吃好喝的,這點乾糧權當我們的一點心意,萬請收下,還有……這個……咱這廟小,容不下諸多大神,所以諸位用過餐後就請儘快趕路吧。”
那幾個陌生人聽了並沒有感到意外的樣子,也不生氣,顯然一路上這樣的冷遇見得多了。當中一人深施一禮,溫文爾雅地說道:“多謝美意,我們略歇一下就走,絕不多加打擾。”
魯二哥一聽十分高興,自個這番話說得得體又大方,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他正準備離開,一抬頭發現一個人靜靜地站在窗戶旁。
這人正是老族長,也不知他什麼時候來的。此刻老族長一臉警覺地往裏瞧著,臉上竟露出一副凝重降血壓食物的樣子來。魯二哥不明所以,也本能地轉身往裏邊瞧去。
只見裏面那個年輕人在中間端坐,而另幾位沒有一個坐著的,個個彎腰在旁伺候。有人遞上剛才魯二哥送來的乾糧和水,年輕人吃喝幾口後便不再吃,其實他並沒有吃飽。有人勸他再吃,他一笑,揮揮手,眾人便不再言語。年輕人從包裹裏拿出一冊書,早有人點上油燈在旁伺候。年輕人認真地看了起來,臉上完全沒有半分倦怠。這時另幾個人退下進餐,進餐時一點聲響也沒有。
魯二哥看了一會兒,心說這有什麼看頭,這老族長是不是老糊塗了。他旋即自顧自地往村裏走去。
魯二哥前腳剛進村裏,老族長後腳就跟過來了。
老族長頭髮花白,身體瘦弱,一副風燭殘年的模樣。他捋了捋花白的山羊鬍子,面露不悅之色道:“我說,村裏來了貴客怎麼不告知我一聲?你趕緊蒸幾只熟鵝,打些好酒,跟我再去村頭小廟一趟。”
魯二哥驚叫起來:“老族長,那些人來歷不明,他們的底細我們半分也不知,萬一惹來事端怎麼辦?還有,以前也曾有這樣的陌生人在咱村歇腳,您都放手任我處理,今天為什麼要厚待他們?”
老族長一聽,瞪眼呵斥道:“以前歸以前,現在是現在,今天大有不同。聽著,你馬上照我吩咐的辦,不要再多問。至於到底為什麼,天機暫不可洩漏,日後便知!”
魯二哥大為不滿,可老族長威嚴還在,他也不好違抗,便忍氣吞聲地照辦了。
老族長領著魯二哥等人再次來到廟中,老族長親自上前,先深鞠一躬,然後緩緩說道:“諸位貴客,老朽是本村族長,先前有事外出,不曾相迎各位,怠慢了,此番特來謝罪。這點東西不成敬意,萬請收下!”
那幾個人聽了,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但並沒有開口,顯然當中的年輕人不開口,他們便不敢擅自表態。年輕人早已站了起來,回禮道:“老丈,這是為何?我們剛才已吃喝過了,哪有再吃的道理?何況現在物力如此艱難,老丈這般費心勞神,我們委實過意不去。”
族長誠懇地說道:“這些飯菜已燒好送來,萬沒有再帶回去的道理。各位貴客要是不收那就是生我們的氣了,如果那樣,老朽只有跪請了。”
老族長說著顫巍巍地作勢要跪,年輕人一擺手,身後早有一人搶上前扶住老族長。年輕人沉吟道:“既然如此,我們再推卻就未免有負老丈的一片熱心了,好吧,東西我們收下了,多謝老丈!”
年輕人說完,對老族長看了又看,那樣子好像要把老族長的樣子烙在心裏,然後他問道:“老丈,貴村叫什麼名字?”
老族長說:“江山村。”
年輕人聽了眼眸一亮,沉吟道:“江山村、江山村,好名字!”
老族長聽了並不多問,再次深鞠一躬,轉身就走了,那邊也並不相送。
時間平靜地流逝著,一夜之間風雲突起,皇子之間終於爆發了戰爭,各路大軍所到之處,無數村落被毫不留情地碾為齏粉。江山村人想要逃難,可天下之大哪里又有樂土可尋,正惶惶不可終日,一路大軍已鋪天蓋地地攻過來了。
[ 投稿者:bbakuqh at 13:20 | habbaooo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