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7年11月02日
米蘭, 那些世人不熟悉的小美麗
米蘭絕不是第一眼美女。 事實上,它曾是我在意大利逛了二十年唯一說過“不喜歡”的城市。 它沒有羅馬宏偉,沒有威尼斯浪漫,沒有佛羅倫薩的書卷氣,也沒有無數意大利小城市那種古雅悠閑的情調,市中心找個免費車位難度堪比中六合彩,上下班時間堵車讓人抓狂,連空氣質量都是意大利最差的。 但與此同時,我又不得不承認,米蘭拿得出手的東西特別多,每次去米蘭, 哪怕在一些極不起眼的街區也會偶遇一些充滿個性與設計感的書店、咖啡館、餐廳、畫廊、花店和家具店,讓人不由感慨“到底是米蘭啊”。去得越多,越來越了解米蘭不起眼的外表下深藏的優雅, 越來越喜歡這座意大利最現代、最開放、最有創意和進取心的城市, 也知道了越來越多米蘭美麗的小秘密,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下一天遊

  1。破譯意大利設計的密碼

  大多數遊客到了米蘭都會去斯福爾紮城堡,而城堡背後的SEMPIONE公園是個優雅的英式園林,還有一個拿破侖時期建的凱旋門, 卻很少遊客知道, 公園裏有一個意大利最早建立的設計博物館Triennale 博物館。 羅馬的驕傲是那個奠定了整個西方世界文明基石的大帝國,佛羅倫薩的驕傲是把整個歐洲帶出中世紀黑暗的文藝複興,威尼斯的驕傲是那個縱橫地中海一千多年的商貿強國的富庶與文明, 而現代意大利的設計、藝術和時尚是米蘭的光榮所在, 所以這裏也是理解米蘭氣質的最佳場所之一。

  這是一個令人腦洞大開的地方。博物館有固定藏品,也有臨時展覽,不管你是建築、時裝、家居用品、現代繪畫還是攝影愛好者,這裏都值得你花上半天的時間。

  博物館裏,隨便一個樓梯或者走道都充滿意大利現代設計簡潔優雅的美感。

  博物館內的兒童休息室也充滿趣味。

  而展品嘛,實在太多了,只能與你們分享九牛一毛。

  一雙1983年的高跟鞋

  現代建築展廳

  陶瓷

  博物館裏還有一個能容納兩百多人的劇場。這是劇場的休息室, 那些玲瓏剔透的玻璃椅子,老給我一種是用糖做成的錯覺。

  我特別喜歡一個關於鉤針藝術的展廳, 裏面有各種年代各種風格的鉤針和仿鉤針制品。你看上面那個紅色個鉤針女內衣,多麼火熱性感,而下面這個模仿鉤針風格的白色瓷盤又是那麼的高貴優雅。

  博物館的頂樓是一個餐廳, 名字叫Osteria con Vista, 意思是“看得見風景的小酒館”。 聽這名字就知道此處景觀秀色可餐。 餐廳外的陽臺上可以看到米蘭大教堂, 是個體驗米蘭浪漫黃昏的好地方。 餐廳的四壁和屋頂都是玻璃的, 冬天為了保暖屋頂上蓋了隔離層, 夏天去掉隔離層時,整個如餐廳水晶宮般剔透,吃飯時抬頭就可以看到漫天星光。

  餐廳兩端分別是吧臺和廚房,完全是開放式的,你可以看到調酒師和大廚在宛如舞臺聚光燈般的光線下操作,極具戲劇感。這是米蘭最有設計感的餐廳之一,但它絕對不是中看不中吃的那種,我們那天從開胃菜一直吃到甜點一共吃了四道, 每一道都給味蕾帶來陣陣驚喜!

  2。 米蘭不只有大教堂

  去米蘭的人,大概個個都會去米蘭大教堂。 但是你知道麼, 除了大教堂之外,米蘭還有很多美麗的小教堂。

  其中兩個小教堂都在米蘭的運河附近。 “啥? 米蘭有河?” 很多人都沒聽說過。 從前米蘭可是一個被運河環繞的城市, 修建大教堂的大理石都是用船運來的, 達芬奇還給米蘭運河設計過船閘。 現在運河只剩下一小段了,這裏是米蘭夜生活最有情調的地方。 關於運河,請點擊:這裏

  聖歐斯托焦聖殿 ( Basilica di Sant‘Eustorgio) 就在運河附近, 曆史上這裏是前往羅馬或者東方宗教聖地的途中的一個朝聖中心。 我們在西方油畫或者聖誕裝飾中經常可以看到東方三王朝拜剛剛誕生的耶穌的場景, 據說這三王的遺骨都葬在這裏。

  由於修建者來自托斯卡納,所以這座位於意大利北部城市的聖殿的風格是典型托斯卡納式樣,天頂上絢爛的壁畫是享有“西方繪畫之父”美譽的文藝複興早期大畫家喬托的徒子徒孫們所作,由來自比薩的雕塑家Giovanni di Balduccio雕刻的“維羅納的聖彼得”的陵墓更是無比繁麗華美。

  聖洛倫佐柱廊(Colonne San Lorenzo) 和聖洛倫佐聖殿是米蘭最迷人的地方之一。 始建於一千六百多年前並在十六世紀改建的聖洛倫佐聖殿對面,是比它更為古老的十六根宏偉的古羅馬石柱, 那份雄沉蒼涼的古意,會讓你忘記其實你身在米蘭最繁華的鬧市區。

  大多數中國遊客可能都沒聽說過距離米蘭Cadorna火車站不太遠的San Maurizio al Monastero Maggiore教堂, 但是這個小教堂曾經長期超越米蘭大教堂排在Tripadvisor上米蘭景點的第一位,現在總算被大教堂擠到第二位去了。其實米蘭大教堂是世界級建築瑰寶,全世界也沒幾個那個級別的,但是這個不起眼的小教堂內部滿天滿地色彩斑斕的壁畫太讓遊客們驚喜了,所以才給出這麼高的分數吧!

  3。 我的米蘭尋寶記

  為了更好的探尋米蘭的秘密,我還參加了一次米蘭尋寶活動。 就是你們在電視上看過的那種,一群人分幾個隊,一關一關執行任務,看誰先通關。 活動的地點在米蘭Isola區, 它被英國《金融時報》稱為“米蘭藏得最深的秘密”。 這個曾經是藍領工人聚集的地方因為被納入了米蘭新門區的改造項目(關於新門區這個米蘭最新最時髦地帶,請點:這裏), 現在成了藝術家、設計師和手工匠人的聚集地, 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去找指定的工匠學藝。

  尋寶任務的第一關,是在Isola區去找米蘭曆史上名氣最大的一個工匠---達芬奇。 Isola區的Santa Maria alla Fontana小教堂傳統上認為是由達芬奇設計的,雖然近年來學術界又有了新說法。不過我們還是在小教堂玲瓏雅致的回廊裏遇到了這個自稱達芬奇的白胡子大爺,他帶著我們去看了小教堂華麗的內部,在我們給他拍照並發推特之後交給我們下一個任務: 去一個叫Uroburo的珠寶作坊學藝。

  走進Uroburo,只見一群俊男美女拿著各種榔頭錘子叮叮當當地忙著,貨架上擺著他們的作品----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純手工制作的首飾。篇幅有限,我就不展示他們充滿創意的作品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他們的官網(女同學慎入,守住錢包)一天遊旅行團.

  在一位美女工匠的指導下,我也打造了我的首飾處女座,上圖中這個墜子, 怎麼樣,還行吧!

  下一關,是去找一個叫做Costanza Algranti的手工家具店 , 這個小夥子就是店主,也是這些家居的制作者。他向我們講述了如何利用水流帶動化學物質在那些銅啊鐵啊的表面產生大理石般神秘絢爛的紋理, 制作成既低調又高貴、既前衛又古樸的家具。啊呀,這個難度太大,學不會,只能拍個照片發推特,算是完成任務。

  下一個任務我喜歡,去一家叫做Delphi Vintage的小店 。 小店是又這個文靜美麗的女子開的,賣的全是從二十世紀初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各種古董衣服帽子鞋子首飾之類,看的人眼花繚亂,我都差點忘記還有執行任務這檔子事兒了。

  我們在這裏的任務是要選一個隊友把她打扮成《了不起的蓋茨比》的女主角黛西。 蓋茨比? 上世紀二十年代的美國女人? 那都該穿些啥? 趕緊手機上網一番搜索,選衣服選鞋子選頭飾選披肩, 經過一番折騰,我們美麗的隊友這個形象得到了店主的認可,可以去下一關啦!

  下一關是一家叫做Offfi的花店。 花店的老板Mario Nobile是男人味十足的一個大胡子型男,卻比女人還心靈手巧,他把各種花花草草瓶瓶罐罐以及各種裝飾品組合起來,讓小小的店鋪變成一個既充滿自然氣息又富有童話色彩的空間。 Mario平時也到學校裏教授花藝, 觀賞了一番他的表演之後,我們奔赴下一關。

  又是一個女同學慎入的地方, 米蘭滿地都是給砍手黨挖的坑啊,每個都是掉進去就不想爬出來,哈哈。 Youki, 一個誕生於米蘭本地的包包品牌, 主攻外表簡潔時尚而內在功能多樣的女士包
  做包這事兒一時半會兒學不會,我用一塊皮子給自己做了一個釘著黑色飾物的黃色皮手鏈。 戴上這個手鏈再掛上前面做的那個銅墜子走出店門,我都覺得自己變得前衛了好多啊!

  下一關,去尋找Isola區最酷的咖啡館 Deus Cafe。 Deus Ex Machina 是一個誕生於澳大利亞的摩托車、自行車以及沖浪用品的品牌,後來又衍生出男裝產品。 店裏一輛又一輛炫酷之極的摩托車傲氣十足地佇立在桌面上,真是亮瞎眼,那些鞋子啊包包啊服裝啊, 野性而又不失優雅, 夠男人也夠時髦。 這回輪到男同學們走不動了, 前面爭奪得你死我活、跑得氣喘籲籲的兩個隊的男同學們到了這裏都跟生了根一樣,女同學們都喝完咖啡了,他們還在店裏東摸摸西看看的。

  最後,兩個隊幾乎同時到達比賽的終點----布雷拉美術館, 這是意大利最重要的美術館之一,跟布雷拉美院在同一個宮殿裏, 藏有拉斐爾、卡拉瓦喬等大師的作品。 布雷拉街區也是米蘭最有情調的街區之一,有很多小飯店小酒吧還有畫廊和工藝品店。

  最後,再推薦幾個吃吃喝喝的地兒吧:

  Obica是羅馬一家餐廳,後來在意大利各地甚至英國美國和日本都開了分店。米蘭有三家Obica, 一家就在布雷拉美術館附近。 Obica餐廳的室內設計被全球多家建築和室內設計雜志介紹過,風格現代。 我用餐的時候,老忍不住抬頭看二樓那一排神秘妖嬈的人影, 想起007系列片的片頭。 食物就不說了, 要在意大利這種吃貨國家滿地開花搞連鎖,沒兩把刷子還不虧到姥姥家了。

  現代啊設計啊看多了,換個口味推薦一家風格極為傳統的。 Alla Cillina Pistoiese 是1938年開張的老字號, 位於市中心一條小巷Via Amedei裏, 地址原來是統治米蘭的斯福爾紮家族在城裏的無數“小”房子之一 ------他們家族的大房子就是米蘭最有名的那個大城堡啦。 飯店老板娘的哥哥是從前意大利足球的大明星,牆上掛了好些他的照片,年代太早了我不認識,但跟他合影的對手我是認識的,球王貝利。

  老字號就是老字號, 廚房裏隨便冒幾個笑臉出來打招呼,都是這個上過美國雜志那個上過意大利報紙的。雖是米蘭老店,菜式卻是純正的托斯卡納風格,每一道菜都用傳統工藝精心制作, 即使是不起眼的面包味道也不同凡響,而他們家的洋薊沙拉居然讓我的意大利朋友們吃完一份又叫了一份! 我最喜歡的是T骨牛排, 很生,但無比鮮嫩美味,私以為水准與佛羅倫薩的牛排名店不相上下一天遊
[ 投稿者:塞纳湖畔 at 12:04 | 塞纳湖畔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10.25/a15953/0000541397.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10.25/archives/0000541397.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1 x 9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