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お問い合わせランダムジャンプ

2018年08月01日
南方的冬天沒有雪,偶爾有絲絲的細雨

今天是聖誕節,廣場上的氣氛比往日熱鬧了一些,下班從公司走到廣場差不多半個小時,一路上太多的人與車,總感覺自己被困在人海的孤島裏。


已經很多天沒放晴了,今天也不例外 ,就像一個抑鬱症病人那樣,把所有眼淚藏在心裏,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把眼淚 落下來呢?在廣場上兜了幾圈還是猶豫 著晚飯吃什么,還沒入夜聖誕樹裝飾的燈光就開始閃爍著,附近的商家也放著聖誕節的歡快歌曲,我開始跟周圍變得格格不入,如彩色世界裏的一點灰色,我哼著藍調音樂的調子,望著灰色的天空,歎了一口氣,白色的氣霧模糊了眼鏡。


走到車站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冬天的晚上入夜很快,可能聽一首的時間都錯了冬日的黃昏。今晚的車站格外冷清,沒有了平日的熙攘,零落的幾個人始終保持了幾米的距離,有的看著手裏的手機 ,有的帶著耳罩陶醉在自己的世界,有 的呆呆地望著對面燈火輝煌的廣場。我也呆呆地望著對面的廣場,不禁笑了一下,心裏想總有人幸福也總有人不幸, 既然注定是一個不幸的人,又何必耿耿於懷自己的不幸,我仍可以活在白夜的夢裏。天開始飄著蒙蒙的細雨,一點點落到眼鏡上,眼前的光線開始放大,景色開始模糊,我看到一圈圈彩色的泡沫在這城市最繁華的廣場裏。


搭上了回去的公交車,視線很自然定格 在右下角角落裏的座位,還好今晚沒人 坐著。我總愛坐在最角落的座位上,那是思考人生和看著車窗外的最好位置, 看著窗外的行人和景物,一秒一幀在眼睛裏拍下來,感覺自己像一個人文攝影大師那般。公交車上的廣播隨機播放到張學友的回頭太難,“一生熱愛回頭太 難,苦往心裏藏......”我也跟著唱了起來,一路經過浮華的霓虹燈,記憶在浮光掠影前也不想再撒謊了,眼淚是最真實的自己。望著僅有的一窗天空,我開始變得脆弱,被風一吹便會碎,只有不停地收縮脖子的圍巾,直到呼吸困難 快要窒息的時候才從彷徨中醒過來。我 記得電影裏《春光乍泄》有一句台詞說 ,黎耀輝,

[ 投稿者:bualoo at 16:23 | baooq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hinshu.fm/MHz/01.22/a15792/0000556557.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固定URL
http://shinshu.fm/MHz/01.22/archives/0000556557.html

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簡単演算認証: 8 x 7 + 5 =
計算の答えを半角英数字で入力して下さい。
名前: [必須]
URL/Email:
タイトル:
コメント:
※記事・コメントなどの削除要請はこちら